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时钟游戏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八十七章:上一个时代

第两百八十七章:上一个时代

        外面寒风呼啸,冬季的雪还未能全部化去,堆积在了墙角之中,这是一座不算大的学堂,只有大屋五六间,汤黎此刻有些茫然的坐在了堂屋之中,席地坐在了末座,就如同一个求学的孺子学童。

        身前则已经有着二十四人正在跪坐等待,就好像是等待着谁一般,其中有老有少,有人正襟危坐,有人捧书默念。

        其中有人衣着华丽,有人穿着粗麻布衣,外面虽然寒冷,但是屋内却有着地暖,炭火在夹层下燃烧,让读书的学子可以静心读书。

        但是此刻每一个人都非常严肃,仿佛今天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是哪?”

        汤黎眼中显露着空白回过头,看向了屋外,院子里有着一棵不算高大的桂花树,刚刚抽出新芽。

        远处起起伏伏的房屋皆是茅草覆顶,建筑的样式显得古老而透露着一股蛮荒气味,有着部落时代的古朴,还有着文明时代的繁华。

        这是一个处于剧变的时期,人族正在由愚昧野蛮,走向新的时代。

        街道之上喧闹声是带着古韵的埙语,最接近灵言的语言,被人称之为雅言,到了汤黎这个时代,只有卿族大夫,以及古老的巫祭家族、修士,才懂得说这种古埙语。

        “咚!”

        “咚!”

        皮鼓敲得震天响,还有着高声的颂唱,静静听下去,仿佛可以听到数千人跳着祭舞,汤黎甚至能够感受到他们在以迈着夸张的步伐前行,抬着高大的巫神神像前进。

        这祭祀仪式充满了蛮荒的气息,祭言都带着那沧桑厚重的味道。

        “天命在埙!降而生华,天有……”干枯而绵长的巫祭声唱起,充满了韵律感。

        汤黎席地而坐,听到这一声之后,感觉脑袋一下子就好像要炸开了一般,立刻知道了这是哪里。

        “大桓!”

        “埙都!”

        汤黎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出了这两个名字,仿佛这四个字沉重无比。

        处于诸国战乱时代降生的他,只是在书卷和传说之中听闻过早已灭亡的大桓王朝,那个一统天下,将人族带出蛮荒蒙昧,走向文明的王朝,处于战乱之中的每一个平民,都无比怀念那属于大桓王朝的时期。

        尤其是学宫的门徒学子们,他们每一个人都憎恨末代桓王的所作所为,怒骂着逼死了埙都学宫最后一任夫子的桓王,但是却又无比怀念那个昌盛而繁华的王朝国度。

        吐出那两个字之后,汤黎如同条件反射一般的扭过头来,目光呆滞的看着坐在面前的二十四个人,这个时候他才想起了这个数字为何这么熟悉。

        “开创学宫的丰圣和二十四圣贤门徒!”

        他看着那一个个背影,却从其中认出了不少人,至今尚贤学宫和各个支脉学宫书院之中,仍旧挂着他们的画像,文庙之中有着他们的神牌,甚至是神像。

        “这里是埙都学宫,丰圣还在传道时期的埙都学宫!”

        “桓王华纪年!”

        “吱呀!”

        此刻侧门推开,一个穿着夫子长袍的青年束手走了进来,手上抓着一卷白玉书简,其面白如玉,一头黑色的长发以草绳束于脑后,身材高大却不显得压迫。

        汤黎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庞,不由得张大了嘴巴,连手指都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

        一如二十多年前,那个乘着马车路过高国都城皋阳的模样,一模一样的样貌,一样的夫子袍,只是眼睛却变得更加深邃沧桑。

        此刻汤黎激动颤栗的挺着脊梁,和昔日的上古圣贤,一同听着那台上的圣人传授大道经义、定人伦道德,这仿佛穿越岁月长河的一幕,世间恐怕只有他一人能够再次见到了。

        但是盘坐在书案前的诸贤和汤黎,却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下来。

        “唉!”

        丰圣突然放下了手中的玉简,发出了一声长叹,目光投向了下面每一个人。

        他目光扫过来,注视向下面的每一个人,那视线之中有着穿透岁月轮回的睿智和沧桑,仿佛在这个时候,这目光就已经看透了下面每一个人的一生命运。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我之道,已经传于尔等,盼尔等能光大埙都学宫!”

        丰圣看向了下首坐于中间的一个男子,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庄离!我去之后,你就是下一代夫子!”

        汤黎目光立刻挪了过去,盯住了那显得有些干瘦的青年,从其中依稀找到了画像上那个垂垂老矣的庄圣的影子。

        年轻时候的庄圣立刻上前,跪倒在丰圣的面前,接过了他手上的传道玉简,正式掀开了埙都学宫的时代。

        “今日之内,不论听见任何响动,都不要出来!”说完这句话的丰圣,如同星光一般逐渐消散在了人前,二十四圣贤一同跪地叩首,而汤黎也不由自主的随之一起。

        “拜别夫子!”二十四圣贤一同大喊道。

        汤黎也激动万分的随之一同大喊,但是站起来的时候,却发现整个学宫之内,却没有了一个人影。

        “吼!”

        汤黎正不知所措之间,骤然间外面的埙都之中一声凄厉的鬼嚎惊动了他,汤黎看向了外面,就看见一道血光冲天而起,瞬间扩散到埙都了整个。

        万鬼呼啸于苍穹,成千上万的厉鬼亡魂从大地之中涌出。

        汤黎立刻联想到了被记载于桓王华本纪之中的大巫云之乱,昔日有大巫祭名为云,祸乱天下,以王畿数十万黎民为祭,以求长生。

        这被记载于史册之上的一幕,重现于他眼前。

        他走出院子,突然看见了另一个丰圣站在庭院的桂花树前,仿佛在等候着他。

        丰圣回过头来,看向了汤黎:“汤黎,昔日桓王华以大毅力驱逐妖魔异族,东征西拓数十载,终一统天下。”

        “而如今,大桓也灭亡了百年,这纷纷扰扰乱世将终。

        “汝,该作何选择?”

        汤黎恭敬行礼:“丰圣何以教我?这天下究竟何人为真龙?何人具备一统天下的天命?”

        丰圣一声大笑,看向了汤黎:“天命?”

        “这世间哪里来的什么天命!就算是真的有天命,也抵不过这人心所向,大河涛涛之势。”

        “你如同执掌学宫,自然选择你认为能够安定天下,结束这乱世之人,此人就是真龙,就是天命。”

        汤黎一个长揖拜下:“学生受教了!”

        “汤黎必定结束这乱世,让学宫再次屹立于这世间,开创一个新的繁华盛世。”

        丰圣看向了外面远处的埙都,当初的桓王华也是如此一般,充满朝气,气势磅礴。

        “当这乱世平定,盛世降临的时候,我将亲自来迎你!”

        “到时候,你就是文道的第五位圣人!”

        汤黎抬起头来的时候,就看见面前只剩下一株桂花树,不过此刻那新芽已经绽放,开发出了花朵。

        这个时候,埙都的天穹之上,一个披上了威严无匹的帝王冕袍,头戴龙冠,白如冠玉的面庞的神帝乘坐八匹龙驹拉着的青铜战车掠过天空,那帝王散发着无穷无尽的威势,如同星辰一般的眸子扫过,一切都臣服在其目光之下。

        千万阴兵阴将跟随着那青铜战车,阴兵身披铠甲、手持锐利兵器,浩浩荡荡如同遮天之云一般,朝着天际而去。

        跟随着他们的帝王,前往那未知而神秘的阴世幽冥。

        世界在那帝君携裹着千万鬼马阴兵而过的时候,彻底崩散,汤黎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依旧处于埗地尚贤学宫之中,手上则握着一卷丰圣的《传道》。

        “龙丘帝君!”

        “桓王华!”

        “真是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啊!”

        汤黎嘴角露出了微笑,小心的将那一卷传道放进了书架,大踏步朝着外面走去。

        因为他有自信,能够开创出一个不输于桓王朝的新天下,让亿万后世之人,如同称颂桓王华一般记住他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