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仙侠界风云录在线阅读 - 第二九一章 借运气一用

第二九一章 借运气一用

        二人起身将查广运迎了进来,查广运笑道:“刚才张老弟说得一点也没有错,突破元婴之前,修为不是最终要的,而是心神。”他一边说着一边坐下来,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简放到莫言笑的面前:“这时本王答应莫兄的东西,里面渡元婴天劫的经验本王也看了,因此才知道张老弟的话是说到了点子上。”

        莫言笑大喜,将玉简拿在手中,刚要往印堂处贴,突然想起来张哲学刚才说的话,便将玉简收了起来,然后朝查广运拱手笑道:“多谢八王爷了,若是莫某能够安然渡过元婴天劫,必然大礼相谢。”

        查广运笑道:“这是莫兄应得的,哪里还要谢我。”说完转头对张哲学笑道:“我中午的时候问下面的人,他们说你出去了,难道真的给家父买礼物去了?”

        张哲学笑道:“那是自然,拜见圣皇他老人家怎么可能空着手去,关键他老人家还是以家主的身份接见晚辈。”说着取出那个玉盒,放到桌子上打开,说道:“前辈看看,这个送给圣皇他老人家可好?”

        查广运一看,笑道:“别说,老弟这礼物选得好,父皇他老人家从来不嫌这东西多,你这手笔也不小了,没有几千万晶石下不来。”

        张哲学笑道:“这是送给圣皇他老人家的,太少了也拿不出手不是。为了给这点礼物,我都跟聚宝楼约战了,就在后天,两位前辈要不要去看看?晚辈准备将这次花出去的晶石再赚回来,嘿嘿。莫前辈一定是要去帮忙的,晚辈委托您做庄家。”

        查广运问道:“你怎么跟聚宝楼对上了?”

        张哲学便将今日发生的事情讲了一下,查广运笑道:“这可怪不得别人,你要是不压制修为进去,你看看有没有人招待你,再说你手里有我天骑府的牌子,你要是亮出来的话,他们还不把你当祖宗供起来?”

        莫言笑也笑道:“所有的宝楼都是看人下菜碟的,你要是想买到好东西,不让他们看到你的实力怎么行?”

        张哲学笑道:“我也是吃一亏长一智,到洛记宝楼的时候我就没有压制修为,果然就买到了好东西。”说着取出一个储物袋,推到莫言笑面前:“莫前辈,这是五千万晶石,后天您帮晚辈坐庄,咱们看看能不能捞上一笔。”

        莫言笑将储物袋收起,笑道:“也好,到时老夫也押一些,顺便也赚上一笔。”

        查广运笑道:“若是本王后日有时间,也去给老弟你捧场,呵呵,好久没有放松一下了,后日老哥我也去看看热闹。”

        张哲学闻言心中暗喜,他最大的目的就是将查广运弄过去,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他的靠山就是八王爷查广运,如此一来,就可以将这个事情传到越王的耳朵中,以后再与越王交涉的时候就会占据很大的主动权。

        见目的达到,张哲学也就不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而是转为其他话题。

        第二天一大早张哲学就起来了,洗漱过后就去查广运那里报到。等到午后,就有人来到查广运这里接他。

        虽然都在皇城内,但是天骑府与皇宫之间还有三四百里的距离,因此赶到那里也用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到了皇宫,没有走正门进去,因为那里是朝臣走的,而张哲学是来拜见查家家主的,属于圣皇的私事,因此他直接被带到了后宫去。

        在外面等了小半个时辰,张哲学便带到了圣皇的书房之中。说是书房,但比元极宗的元极大殿还要大上许多人站在里面只会让自己感到渺小。因此张哲学很想知道东秦国的勤政殿到底有多大。

        张哲学原本以为这东秦国的皇宫里一定有很多的太监,结果从进了皇城一直到皇宫,他一个太监也没有见到,就是给他带路的,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位金丹修士。

        穿过书房,后面是一个不小的花园,就在花园中的一棵大树的树荫下,一个散发着灵气的矮榻上,半躺着一个年约二十出头的青年男子,闭着眼睛像是在熟睡,长相极为英俊,甚至有一些男生女相。

        那个侍卫将张哲学引到那男子面前三丈处便躬身施礼道:“圣皇陛下,元极宗修士张哲学带到了。”

        张哲学也是快走几步,按照查广运交待的礼数,行了一个单膝礼,抱拳说道:“元极宗张哲学拜见圣皇陛下。”

        躺在矮榻上的圣皇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张哲学笑道:“起来吧,这里家里,又不是朝堂之上,称朕一声前辈就好。过来在那里坐下。”说着指了指距离他一丈远的一张矮凳。

        “多谢前辈。”张哲学从善如流,站起身在那矮榻上坐了。即使他现在已经习惯了这个世界上修行之人的年轻样貌,但是看着这个样貌比自己还要年轻的圣皇,还是觉得有些怪怪的,毕竟查广运的外貌是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外貌,而这圣皇不过是二十出头的样子。这个当爹的比当儿子的还要年轻,实在是很难接受。

        圣皇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张哲学,微笑着说道:“朕听运儿讲,这次他之所以能够安全的回到东都,多亏了有你相助,而且前几天有救了朕的小女儿,所以朕也想见见你是何等的青年才俊,今日一见,果然是年轻。我听运儿讲,你今年不过是三十余岁,居然有筑基高阶大圆满的修为,随时都可以成就金丹修士,很不错。”

        听到圣皇开口夸赞,张哲学忙躬身施礼道:“前辈过奖了,晚辈只是机缘比较好,因此才精进得如此之快,否则以晚辈的资质,怕还在炼气层挣扎呢。”

        圣皇笑道:“你的资质好坏,朕一眼就看得出来,你也不用谦虚,不过你的话说得也没错,若不是你的机缘极好,即使是资质再好,现在顶多也就是筑基初阶。今日朕叫你来,一是要谢谢你救了朕的儿子和女儿,二是就要跟你商量一下,朕想借借你的运气,给朕突破元婴增加一些几率,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张哲学惊讶的看着圣皇,问道:“前辈,这运气怎么个借法啊?”

        圣皇笑道:“朕想借你的运气一用,自然就有借的办法,不过也要你答应了以后,朕才能告诉你怎么个借法。当然,朕也不会白白的让你将运气借给朕,自然会有很多的奖赏下来,天材地宝,晶石官位一样也少不了你的。”

        张哲学挠了挠头,说道:“前辈,说实话,天材地宝、晶石官位什么的晚辈倒是不怎么在意,只要前辈开口了,晚辈自然会答应,只是晚辈不清楚,若是前辈无法渡过天劫的话,那晚辈会如何?”

        圣皇哈哈一阵大笑,指着张哲学说道:“果然是天资聪慧之辈,一下子就能想到最关键的地方。既然你想到了,朕也不瞒你,如果朕无法渡过天劫,那么你即使不死,也要深受重伤,但是如果朕渡过了天劫,那对你的好处就大了,首先你能提前体验一下突破元婴是怎么回事,知道突破元婴的所面临的种种危机;

        其次,朕如果渡过天劫,那么天地赏赐给朕的种种好处你也能分润一些,这样对你突破金丹的时候有莫大的好处,最少也能让你多承受两次的劫雷洗炼,因为在朕承受劫雷洗炼的同时,你也一样会受到洗炼,这样你的肉身在承受金丹雷劫的时候,承受力就强大了很多,同时也能体悟一下什么是天道,而且元婴劫雷过去以后,朕要承接天地真露重新筑体,这真露非同一般,可以让你的资质再提升一个等阶;

        这第三嘛,就是刚才说的,朕还会赏赐给你天材地宝和大量的晶石以及高官厚禄。你可以考虑一下,若是可以的话,三个月以后,与朕一起渡元婴天劫。”

        张哲学听得目瞪口呆,不过是陪着渡一次天劫而已,就能得到这么多的好处,那还不有大把的人抢着给圣皇帮忙啊,哪里还轮得到自己?不就是拿命赌一把吗?自己上辈子和这辈子,拿命赌的时候还少吗?这个馅饼也太大了吧?这事怕是还有其他的猫腻吧?

        “前辈,相对与您给晚辈的带来的好处,晚辈接您一点运气的确不算什么,晚辈虽然才活了几十年,但是赌命的时候也不少,也不在意多前辈这一次,只是晚辈搞不明白,这么好的事情还不是大把人抢着做啊,怎么会轮到晚辈的头上?”

        圣皇哈哈笑道:“你以为谁都可以借运气给朕啊?要不是知道你不过三十余岁就有如此高的修为,资质又是如此之好,显然是有大气运之人,你以为朕会找你啊?

        再说了,别人想借给朕一些运气,朕也得敢要才行啊,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比朕的运气更差,到时候不但不是朕借他的运气,反而被他把朕的运气带坏了,那朕还渡个什么天劫?你好好的想一下吧,朕也不着急,只要在朕渡劫前的一个月告诉朕就可以。”

        张哲学低头沉思了一下,觉得自己可以赌上一把,因为带来的好处太多了。就算是圣皇忽悠了自己,让自己替他抗雷了,大不了就是一命而已,只要自己提前跟玉珏商量好,让她将自己的分魂好生养护,自己五十年以后又可以咸鱼翻身了。

        对,就这么赌一把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