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无敌之大唐在线阅读 - 第794章海陵重逢

第794章海陵重逢

        大江口一战,杀敌十万,将祸害江南的倭奴一扫而空,让江南数百上千万黎庶得以安居乐业,不再为倭奴肆虐,可谓是功莫大焉、善莫大焉!

        另外,星辰舰队消灭了倭奴的水师,自此从江南到南海上万里海域将变成坦途,全都控制在赵氏手中,商队可以畅通无阻,将南海深处的奇珍异宝运到中土,换得海量的钱财。

        这是一场空前的大胜,将载入史册,传唱千古,可赵无敌心中却有遗憾在,那就是九长老的陨落,如一根刺般锲入他心中,成为永远的疼。

        族人都不理解,白老护法一个劲地劝慰,可他依然不能原谅自己,想做点什么弥补。

        老护法很无奈,对这个执着的族中后辈,无法摆出长者的姿态,只能依着他的性子,承诺将他的意见转告家主,请长老会定夺。

        族人回归祖地,房遗则和黄三等人带着他的捷报回京,地方官员又主动加送了不少猪羊和酒,并表明是各地士绅所献,没有动用府库钱财。

        十日以后,大军拔营,浩浩荡荡,一路北上。

        此去山东,有舟船之利,民夫们轻松了许多,而水灵儿的嫂子等妇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外加在民夫营里和那些妇人整日相处和忙碌,心情渐渐转好,脸上也有了笑意。

        这一日,大军回返海陵县境内,与闻讯赶来的郑刺史等人相遇。

        神武军这一去一返,时间已过去了数月,从盛夏到秋末冬初,不知不觉中过了小半年。

        北风带着极北之地的寒流南下,一路吹过,草木凋零,四野苍凉,就连疫情也终止了,疫区剩下的生民重返家园,搭建简易的茅屋,以度过即将来临的冬季。

        疫情过去,警戒被撤除,朝廷救援的物资依次运到了疫区,放到灾民手中。

        尤其是在扬州,有各部官员坐镇,俨然就是一个小朝廷,除了保障神武军的补给以外,也没有停止对海陵县的援救。

        扬州本是富裕之地,不仅府库充盈,民间也多巨富,此番,士绅们不计较一家一姓之得失,将族中库藏的粮食、布匹和药材纷纷献出,让各部官员感动得不行,直呼扬州民风淳朴,有上古之风,当为天下之楷模。

        这其中当以安国县公府上为最,捐献的各种粮食共五十万石,布匹堆积如山,而药材更是难以计数,并且,安国夫人还将此前郑刺史承诺的购买药材的欠款一笔勾销。

        有人曾计算,安国县公府上此番捐献的物资总价值不低于扬州八年的赋税,太可怕了,各部官员一番合计,觉得安国县公的善心若是被有心人利用,将会带来大灾祸。

        安国县公破家为国,活人无数,可若是因此遭人诟病和诬陷,那还有天理吗?

        他们一番合计,将善举安在了常山赵氏头上。安国县公是常山赵氏中人,天下人都知道,没有必要藏着掖着,而以常山赵氏的实力,干出这样的事情就很平常了,让居心叵测之徒没有了攻讦的借口。

        扬州八年的赋税,那是一个多么惊人的数字,月落湖畔的公爵府邸的各种库房中,一下子变得空空荡荡,除了地下那些保存贵重物品的库房以外,已所剩无几,不知道赵无敌知道了,会不会痛心疾大骂几个败家娘们。

        此事是窈娘、沫儿和月娥三个商量的,其间还征求了江都县主的意见,四个女人一致赞成,于是就搬空了家底。

        这是行善积福的好事,将给老赵家积攒福荫。自家男人杀戮太重,有干天和,才让他没有了子嗣,也许多行些善举,积攒福荫,将改变命运,给她们带来一男半女。

        一群傻丫头将赵大将军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家底都快败光了,她们哪里知道自己男人的杀戮是替天行道,江南各地,直到大江腹地,多少人家都摆放了赵大将军的长生牌位,并且有士绅出钱建立了生祠,日日香火萦绕,受万民供奉和膜拜。

        海陵县是扬州受灾最严重的地方,疫情过去以后,生民度过灾难的只剩下十之二三,好多村落整个寂灭,就连野狗都没有剩下一匹。

        郑刺史已来往扬州和海陵县多次,眼下已是秋末冬初,田地里的活计做完了,人们闲了下来,而海陵的民众还没有过冬的茅屋,郑刺史在扬州大肆招募匠人和农人,都是些古道热肠之辈,前来海陵给灾民们修建茅屋,重建家园。

        他听说赵大将军扫平南方倭奴,一路北上,与倭奴做最后决战,于是挤出一些猪羊,也就是百八十头的模样,前去劳军。

        他并不知道神武军北上,没有提前准备。而如今海陵县可是重灾区,猪羊等都是稀罕物,就是花钱都没地方去买,也就只能如此,顾不得寒碜了!

        赵大将军见疫情过去,不再是哀鸿遍野的凄惨景象,心中也是十分欣慰。对郑刺史的薄礼也不在意,反而设宴款待郑刺史等人。

        宴上,郑刺史一个劲地表态,日前差赵大将军的那一批药材钱,肯定将一文不少的奉还。

        赵大将军愣了半天,方才想起郑刺史说的是怎么回事?那是海陵县刚有疫情传播出去时,他将军中囤积的药材匀了一半给郑刺史,并将价格偷偷提高了一倍。

        其实,那不过是当日的恶作剧,赵大将军并没有打算收回这笔钱财,尤其是当他兵伐海陵时,见到那些惨不忍睹的场景,要是再收回这些钱,良心一定痛如刀绞。

        他本能地抗拒,正要大方地一笔勾销的时候,突然听到窈娘等人的豪举,心一下子碎了,鲜血在滴淌,太败家了!

        可事已至此,埋怨也没有丝毫作用,不如故作大方,将那药材欠款给免去,博得郑刺史马屁滚滚。

        他的心在滴血,都不想在海陵县休整了,急吼吼地驱使大军北上,要将一腔邪火在倭奴身上。

        不过,他还没有失去理智,牢记着对水灵儿的承诺,打算让她和那些大江腹地的妇人和孩子随郑刺史回扬州,早日在月落湖安家。

        郑刺史对此又是一阵马屁滚滚,拍着心口保证,亲自给她们落户。

        可水灵儿的嫂子却反悔了不愿去赵大将军封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