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大相师在线阅读 - 正文 正文_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汪文梅的邀请

正文 正文_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汪文梅的邀请

        这个女人要是再年轻十岁,绝对属于美女中的极品,颠倒众生的主。



        跟着汪文梅上了车,车子离开了尾巴胡同。



        李响知道汪文梅找自己肯定有其他事情,不仅仅只是吃个晚饭这么简单。



        车子最终在一家古色古香的四合院门外停了下来,外面大树参天,设了一个不大的停车场。



        两人下车,汪文梅将车钥匙交给一个走上前来的服务员。



        “李大师,这里是王家私房菜,是清朝御厨之后在经营。”汪文梅开口说道。



        李响稍微有点意外,没想到汪文梅居然会下这么大的本钱来请自己吃饭。



        王家私房菜李响有所耳闻,现在经营的老板确实是清朝御厨的后人,菜品色香味俱全,想要来这里吃饭,没点背景的人少说也要提前一个星期预定。



        王家主厨不仅仅是御厨之后,还是庙堂国宴的主厨。



        所以,王家的主厨每天只为预定的客人做一道菜,物以稀为贵,正是因为如此,这王家私房菜也就更加的引起抢轰。



        走进四合院,里面的人并不多。



        不过每一个来这里吃饭的人,都是非富即贵,虽然说王家主厨每天只烧一道菜,但是王家其他弟子的手艺也不差,也是能够吸引一些达官贵人前来享受的。



        进了包厢,两人坐了下来。



        李响这一路上,哪怕进来之后,都没有说什么,他知道汪文梅肯定是有事情找自己帮忙,自己就等着她开口。



        坐下没有多久,服务员泡了茶上来,将包厢房门带上,汪文梅就开口了。



        “李大师,实不相瞒,我有个事情想请你帮忙。”汪文梅一脸正经的开口说道。



        “汪总,有什么事情,你说,只要我能帮上的。”李响应承一声。



        “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家里风水有点问题,想请你帮忙去看看。”



        “看风水?”李响疑惑了一下。



        “汪总,看风水没有必要如此大费周章的请客来邀请我吧?”



        李响有些不解,如果仅仅只是看风水的问题,以汪家的能耐,想要请个风水大师是很容易的事情。



        可是眼下,却如此大手笔的来邀请自己,李响不相信自己在对方心中有这么大的能耐。



        “李大师,我、我是想请你的长辈出面来看下风水。”汪文梅被李响一语说破,有些讪讪的笑了一下,这才将自己心中的目的说了出来。



        “我的长辈?”李响愣了一下,“汪总,这个恐怕不行,我的长辈要么闭关,要么外出云游,平日里难寻踪迹,所以……”



        听见这话,汪文梅眼中露出少许的失望之色。



        “这样吧,我先去看看,如果我能解决的,就不必麻烦我的家族长辈了,如果我解决不了,我再去求助他们,如何?”



        什么家族长辈,纯属李响杜撰,没办法,谁让自己之前给汪文梅他们玉铭牌的时候,说是家族长辈炼制的。



        现在也只能靠自己圆谎了。



        “也行,李大师,就按照你说的做。”汪文梅听了李响的话,应承的十分爽快。



        两人唠叨客套了一会,饭菜很快就上来了。



        “汪总,你这朋友家具体是个什么情况?”李响开口询问道。



        刚才的交谈中,就已经说好了,等下吃完饭就去看看风水,现在自然要提前询问一番。



        “唉,我这朋友家也是挺倒霉的,这话还得从一年前说起。”汪文梅感叹了一声,这才徐徐说来。



        李响边吃边听着。



        原来,汪文梅有一个商场上认识的朋友,这个朋友虽然说家族中没有多少庙堂势力,但是和一些有影响力的家族相处比较好。



        这个朋友叫做瞿才俊,四十来岁的样子,和汪文梅的年龄差不多。



        在商场上,和汪文梅也是合作关系。



        原本两家的经济实力差不多,在一年前,汪文梅和瞿才俊开始第一个项目合作。



        从第一个项目开始,所有合作的项目基本上都是亏损。



        当时两人只以为是正常的商业亏损,并没有往其他方面想。



        然而,这才仅仅是开始,之后所合作的几个项目,都亏损了。感觉事情不对劲之后,汪文梅和瞿才俊才派人调查。



        但是却压根找不出任何问题出来,恐怕只能归咎于倒霉二字。



        比如说,和其他公司洽谈的业务,已经到了签合同的时候,业务员居然拿错了合同,因为这一点小事,最后这个业务黄了。



        类似这样的事情,很多。



        相反,同样的项目,汪家单独做的话,没有任何问题,盈利也十分可观。



        而瞿才俊的公司,可以说是做什么亏什么,合作也是连带着其他公司一起亏。



        最后汪家不得不停止和瞿才俊的合作,停止合作之后,瞿才俊的公司亏损的更加厉害。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瞿才俊不仅仅事业上开始滑铁卢,家里也出了情况。



        父母接二连三的得了怪病,去医院也没有检查出什么问题来,半年的时间,父母就双双去世。



        家里的悲剧并没有终止,紧接着,老婆和自己离婚,唯一的女儿在国外读书也是遭遇诸多不幸。



        一个庞大的家族企业,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内,几乎可以说是将死的骆驼,就差最后一根稻草。



        瞿才俊一直在寻找问题的原因,汪文梅也在帮忙他。



        当时,汪文梅也想过可能是风水方面的问题,就请了风水大师前去查看。三个月的时间,一共请了三名风水大师去瞿家查看。



        结果是……没有任何的结果。



        汪文梅还记得三名风水大师查看完之后都是一脸忌讳的模样,只是打哈哈,具体的什么也不说。



        这让汪文梅心中更加的疑惑。



        最后汪文梅找到了一个关系比较好的风水大师去堪舆瞿家的风水,那风水大师只是说有高人要对付瞿家,自己修为境界低下,不想惹上这麻烦事。



        明白事情真相的汪文梅,也就此停下来。



        一直到前几天遇到李响,得知了李响背后长辈的事情,汪文梅心中又再次有了新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