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医手遮天在线阅读 - 第439章 硬茬

第439章 硬茬

        也就是一招,夏云深就被摧毁。

        啊。

        夏云深发出惨叫的声音,他的心里非常不甘,为什么每次都败在夏云深的手上。

        他怒吼滔天,想要反击再反击,拼死也要反击。

        但是下一刻他却发现,他全身已经不受他的控制,只有神识暂时还能够动用。

        他的神识也只能查看自身的伤势,他发觉自身的伤势惨重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全身经脉都已经被摧毁,丹田也被废。

        不难想象以后的明月,那就是成为一个废人,永远也都无法再修炼。

        夏忠神色颓废,目光没有了焦点,只是在嗷嗷叫着。

        夏云深现在没有理会他,一把就收回了肉身境傀儡,冷眼看着流水一,平静道;“流水一,记得我说过没,你要不逃走,就只有死路一条。”

        流水一现在对夏云深非常忌惮,没有了之前的淡定从容。

        他沉默着,盯着夏云深,道;“你的修为已经剩下不多,就这一尊傀儡,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你想要吓唬我?呵呵,你还嫩了点,还不束手就擒。”

        夏云深哈哈大笑,神态张狂,再次拿出了肉身境傀儡,也从怀里掏出一颗丹药,将丹药塞进了肉身境傀儡的嘴巴。

        接着,奇妙的一幕发生了。

        只看见肉身境傀儡身上闪烁频率很快的光芒,随着光芒的闪烁,肉身境傀儡的修为竟然在快速的提升,也就眨眼间的功夫,肉身境傀儡的修为已经提升到了肉身境傀儡二品的修为。

        这突然的变故,让流水一反应不过来。

        这不科学。

        这也天不可思议了吧。

        在他的认识中,傀儡向来都是无法提升修为的。

        他这次对夏云深的忌惮再提升了好几个级别。

        他想起了夏云深对他说过的话语,要不逃走,要不就只有陨落。

        他之前对夏云深说出这番话嗤之以鼻,现在却深以为然。

        现在面对的就是两个肉身境二品强者,傀儡在同境界中,本来就实力超群,因

        为傀儡本身坚硬无比,更是没有知觉。

        夏云深那厮更是深不可测,一步步都被他走过来,他跟大长老设置下的三道管卡都被他闯过。

        流水一已经没有了再战之心,他扫了一眼夏云深,看着夏云深隐隐间要动手,他急忙倒退,倒退了百丈后,就看到肉身境傀儡快速追击上去,吓得流水一加快了逃跑的速度。

        也就在流水一逃跑后,那盗匪帮的老妇带着黑袍和黄袍出现在夏云深的身前。

        老妇出现后,就立马对着夏云深抱拳行礼,道;“少侠,当真厉害,往后有用得到盗匪帮的地方,尽管开口。”

        黑袍和黄袍对深不可测的夏云深,更加忌惮,也连忙抱拳行礼。

        夏云深平静道;“往后不要再苍茫城行恶,被我看见了,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们,这次你们勾结别人祸害我的事情,就算了。”

        老妇连忙答应点头。

        黑袍和黄袍站在老妇的背后,也连忙行礼,然后转身离开。

        夏云深来到夏忠和大长老的身前,声音淡淡道;“夏家你们是回不去了,至于其他地方,随便你们了,现在你们的修为都被废除了,往后只要不让我看见你们害人,我都不会对你们动手的。”

        说完后,他就转身离开,不再理会已经重伤被废除修为的大长老和夏忠。

        到了晚上,夏云深终于走到了流水城。

        他清楚得知道,这次来流水城的目的是要保护一个叫陈可欣的小姐。

        这是他第一次进入流水城。

        流水城跟苍茫城一般,一样的热闹,车流人马络绎不绝。

        这里的夜市也十分热闹。

        夏云深就找了个客栈,先暂时居住,在客栈酒店里,也容易打听消息。

        很快,他就知道陈家所处的位置,并且知道了陈可欣的大小姐脾气。

        原来陈家的人已经分为了两排,一派是亲流家,想要对苍茫城出手,吞并苍茫城的土地和市场。

        一派自然是安分派,不主张对外侵占,也竭力反对跟流家的合作。

        但

        是没有办法,安分派实力不够强大,差点连千金小姐都保不住,只要向夏家要人。

        夏云深待得天一亮,就来到了陈家府邸。

        他的神识蔓延出去,查看着陈家的防卫布置,很快,他就大概知晓了防卫力量,并且也从陈家感受到了两股恐怖的气息。

        不过,只要不惊动那两股气息,就不会有问题。

        他现在在想着,现在是不是该进入陈家府邸。

        在他踌躇着时,一个美丽得不可方物的女子,非常傲娇地从府邸中走出来。

        她的身后跟随着几个神色慌张焦急的侍女和仆从。

        她一边快速的走,一边喊道:“不就是出去转转么,能有什么危险,再说了,凭借我的修为,我不欺负别人都好了,还有谁敢来欺负我,除非他活得不耐烦了。”

        “小姐,小姐,家主说不能让你出去的。”

        陈可欣背后的奴仆们,一个劲的追着寒着。

        “还不让出去,这都多久了?怎么就不能出去了,一个人整日憋在屋子里,我可受不了。”

        陈可欣一边抱怨着,一边加快了脚步。

        在陈家府邸也有行人行走,有几个穿着像路人的人物,看着陈可欣走出府邸后,神色都无比高兴,然后快速地离开这里,估计是禀报他们的上头去了。

        夏云深被陈可欣无视了,就从他的身上经过,然后走向别处繁华的街道。

        夏云深摸了摸鼻子,看着陈可欣的背影,有点无可奈何,道;“碰上这么个硬茬,还真不好对付。”

        他现在开始为之后的半年担忧起来。

        夏云深无可奈何,只要在背后跟随着陈可欣,以免她遇到危险。

        倒是没有人太过于注意夏云深,因为他是生脸,也是外来人,并且他的身上也没有散发修为的波动,对别人来说,他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这个发髻好看,多少钱?”

        陈可欣从一个小摊上那过一个碧绿色的发髻,神情欢喜,目光专注地看着,显然,她非常喜欢这个发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