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重生之王爷的丫鬟不好当在线阅读 - 第205章 劫杀

第205章 劫杀

        怎么变成这样了?不对啊,那女子不吉利,鬼魂和那身体根本不似正常人,而且命格极硬!

        这种人怎么能是对王爷有用之人?可这卦上似乎又显示的是,那女子会对王爷有很大的助益。

        难道是他算错了卦,从头到尾都算错了……

        张天师抓住最后那点希望,赶紧从最开始算起来,一丝一缕的抓出疑惑,结果这一通忙活下来,天都亮了!

        可手上的结果越来越背离他的猜想和意愿,程婧菀的命格他算不出来了……

        这无疑不是一道晴天霹雳,张天师欲哭无泪,对程婧菀的真实身份好奇的要死要活,到底是谁,竟然能让他也算不出个因果来?!

        这消息太重要了,张天师快马加鞭,等赶到一处小镇,便立刻找了纸笔写信,急信一封,将京城中的局势大致分析了一遍,着重写太子等人要对宋湛诚不利。

        至于程婧菀的事,张天师想想卦象就来气,想着干脆等他到了再和宋湛诚细聊,于是简单提了几句,便罢了。

        信刚送出去,张天师在街上注意到一人,那人行踪诡异,完全是受过训练的。

        他跟着宋湛诚也见过不少人,这样浑身是死气的还是头一次见到,不禁更加小心他。

        转身跑回客栈,张天师心里默默祈祷平安无事,匆忙算了一下自己如今的局势和气运,张天师眼前一黑。

        大凶之象!

        很快想到除了太子会来追他,好像他并没有得罪过什么人了。

        太子要杀自己灭口,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张天师就狠狠打了个摆子,太子什么人他还能不清楚?这要是真的落入太子手里,他还不如死了呢。

        对,一定不能落入太子手里。急急忙忙从包袱里找出一物,张天师拿着那传说中剧毒的裹了蜡的毒药,小心塞进自己牙缝中。

        如果真的被太子抓住了,他干脆就去死了,也省的帮不上王爷的忙,最后还添乱。

        一切准备好,这次他不敢再走荒无人烟的小路了,而是哪儿人越多他就越往哪儿去。

        赶路的速度慢是慢了,可这样逃跑的机会大一些不说,说不定还能打听到一些关于王爷的消息。

        信鸽飞的快,张天师又是个谨慎的,准备了好几份信,这样如果有哪一封被人截住,其他的也能有送到宋湛诚手上的。

        幸好他多此一举,不然宋湛诚可能还真的就收不到这信了。

        虽然对信中关于程婧菀的言论有些不悦,可担心太子的人对他不利,还是立刻派人前去接应张天师。

        困龙谷。此处是通往西北的必经之路,再没有其他路可走,宋湛诚也是想到这一点,所以特意命人前往此处等候。

        然而来回仍是耗费了太多时间,张天师在宋湛诚的援手到达的前一天,就已经在这附近的小镇等不下去。

        内心挣扎了好一番,才敢冒险独自走,幸好他乔装打扮是一把好手,出了客栈竟然蒙骗过了小二。

        这便更加有了信心,路过一农家,张天师看见晾在院子里的粗布麻衣,心中又有了一计。

        用碎银换了身壮汉的衣物,手里拎着把小砍刀,丢掉马匹包袱,扮作砍柴的,就这么轻轻松松的上了山。

        天色还早,张天师想着尽快在天亮前走出去,只要到了下一处人多的地方,他就能安全找到王爷的大军了。

        结果不知是老天爷有意戏弄,还是真的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太阳下山了,张天师还在林子里晃悠。

        他迷路了……

        早就听闻当地人说困龙谷是个险地,没有当地人带路一般人很难走出去,这也是它为何叫“困龙谷”的原因。

        就是说连龙都能困住,一般人更是别想轻易通过。

        夜里林子里什么动静都有,几次从悬崖边收回脚后,张天师再也不敢冒险了,万一没被太子的人找到,自己先失足掉下山崖,若是因此丧了命,他到阴曹地府都死不瞑目。

        仍旧随处找了个安全的地方,打算将就着过了这一晚,结果刚坐下,就听见不远处有脚步声。

        人的脚步声和野兽的……张天师自认还分的清。

        瞬间冷汗淋淋,这个时候,除了太子派来的人,恐怕也不会有什么村民了……

        屏住呼吸,张天师从身旁的洞口往外偷瞄过去,果然,那人一身黑衣,一看身形就知道是个练家子。

        眼看着那人快要走过去了,山洞里突然窸窸窣窣发出一阵响动,那人同样听到了动静,慢慢走回来。

        张天师已经快被吓破胆子了,看到那条会移动的活物时,红信子在月光的反射下刺激着眼膜,咚一声闷响,人晕过去了。

        电光火石之间,一禀利器破空而来,毒舌被斩断了头,只剩下尾巴和身子还在不甘心的摆动。

        迅速把张天师弄出山洞,黑衣人带着一个大活人,竟然也很快消失在林子里,身形速度一点不受影响。

        几乎是同一时刻,黑衣人前脚刚走,宋湛诚派来的影卫嗅着空气中一丝血腥味儿找了过来。

        原地只剩下一条死蛇,查看了蛇身的伤口,断定是利器所为,出手之人内力跟他不相上下,绝对不会是张天师……

        那就只能是太子的人了,晚了一步!

        影卫见血液还是新鲜的,想着那人带着一个大活人应该走不了多远,想也不想立刻便追过去。

        可惜那黑衣人行事谨慎,一路上一点儿痕迹都没有留下,影卫最终还是无功而返。

        出了困龙谷,来到张天师之前住的客栈时,天已经微微亮,街道上空无一人。

        影卫明查暗访,一路往京城方向追了三天,结果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张天师和劫走他的人,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

        怎么办?人失踪了!

        影卫刚想把消息先送回去,他再找找,说不定能赶在他们回京之前把人救下来呢?

        结果信拿在手上还没来得及送,就先收到一封召回书。

        召回书是他们紧急联系的秘法,一般只有出了特别大的事才会用,怎么这会儿他收到召回书了?

        影卫皱皱眉,无奈只得连夜赶回营地,宋湛诚听了他的消息,一时陷入沉思。

        太子怎么会发现张天师的?他废了这么大力气把人弄走是几个意思?为何不在当场就把人灭口?

        当然,宋湛诚并非是怕张天师与他为敌,而是担心太子会发现程婧菀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