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三国之龙图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七百零七章 轻取邓县 (补上本月24号欠下的一更)

第七百零七章 轻取邓县 (补上本月24号欠下的一更)

        新野邓氏,起源不可追,西汉时代就已经是新野的豪族,但是放眼天下却不足为道,要说起真正发迹,应该是从邓禹这一代开始。

        邓禹,字仲华,东汉王朝的功臣。

        云台二十八将之首。

        他起伏乱世之中,辅助一代明君刘秀,平定了大乱之世,建立了东汉一朝,功绩之显赫,史书传承,爵至高密侯,官居太傅之位,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邓氏一族也因此水涨船高。

        从开国功勋渐渐成为家学渊博的世家,邓氏只用几十年就完成了这条路。

        邓禹有十三个儿子。

        不是个个都成才,但是也有几个显著的,一脉一房,各房百花绽放,培养人才,人才自然是辈出,越来越多的人才,越来越多的读书人,让邓氏一族奠定了南阳世家的传承。

        但是花无百日红。

        近百年来,朝廷渐渐的夕阳西落,邓氏一族也开始青黄不接,好几次在朝廷上失利,断了朝廷上的位置,更是三十年来连一个太守都不曾出现过。

        至邓洪这一代,宗族空有一个架子,却如同被打回原形,只是一个新野豪族而已,官位最高的也就是邓洪,一个县尉而已。

        邓洪其实一开始不是邓氏宗族的族长,只是有资格当宗族之长而已,但是随着他追随牧山开始,地位越来越高,从南阳走出去,走到了朝廷,只要封侯领职,他便能让邓氏一族再次崛起。

        从而成为了新野邓氏的希望,也继承了宗族族长的位置。

        但是从龙之路,从来就不是一帆风顺。

        关中之乱,牧山死于雒阳,牧氏一败涂地,牧景率十万牧军,突围关中,南下南阳,在这中间,战死无数,而邓洪率领的暴熊七营之一的平山营,全军覆没,营中数百邓氏子弟兵一个都没有能逃回来。

        这对于新野邓氏来说,绝对是噩耗。

        有人怪罪邓洪。

        有人埋怨牧氏。

        但是越是世家名门,越是明白一个道理,从龙之路,从来就不是一帆风顺的,既然投下了注码,就要承担风险。

        新野邓氏倒是没有把这股怨气放在牧氏。

        不过也疏远了牧氏。

        牧景在南乡的时候,就派人去联系过邓氏,但是邓氏不与回应,并且有斩断联系的意思,牧景也不勉强,毕竟邓氏死了人太多了,他能理解。

        一直到邓芝从巴蜀返回新野。

        邓芝很聪明,从小就饱读诗书,十二岁开始游历西南,本来他还有时间成长的,日后必能成大才,但是父亲的死让他放弃的学业,迅速的长大了,担起了属于父亲的责任,成为了邓氏宗族的族长。

        他是一个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性格执拗的人。

        他尊重父亲的选择。

        但是如果说他认同父亲的选择,是去年景平第二军协同荆州军攻打南阳开始。

        他敬服的是张辽。

        所以他带着同族二十余青少年,投奔了牧军。

        他要重走父亲的路,用自己的能力,重新让邓氏宗族重现昔日荣光。

        看着他坚决的神情,牧景微微苦笑:“你决定了吗?”

        邓芝不是一个强壮的少年,甚至有些羸弱,这体格,他还真不想让这少年在战场上折腾,他应该去读书,去学习,日后走文官仕途,方为正道。

        “乱世之中,兵者为王!”

        邓芝很坚定的说道:“属下愿意从战场上博取战功,不愿意背负父亲的荣光前进!”

        他如果走文官,牧氏麾下很多人都会给他照顾,因为他是邓洪的儿子,当初能逃出关中的牧氏大臣,十个有十个都会记得暴熊军牺牲。

        “你既然有这样的决心,我就特许你参军!”

        牧景道:“邓县一役,我给你立功的机会,你既然有说服邓县邓氏一族的自信,你就去做,能让我大军已最小的代价拿下邓县,我记你二等功一个!”

        牧军以战功上位,一等功,二等功,三等功,一个三等功,可以嘉赏屯长,一个二等功可以入军侯,一个一等功那是领一营上校尉的最低标准。

        “多谢主公给机会!”

        邓芝很自信:“给我一天的时间,明天晚上,响箭为号,可攻南门!”

        禀报之后,他转身离去。

        “好傲气的一个少年!”

        黄忠看着邓芝的背影,微微的笑了一下:“邓洪有子如此,合该瞑目了!”

        “汉升!”

        “在!”黄忠拱手。

        “派几个高手跟着他一起去!”牧景道:“不必插手他的事情,只要保证他安全便可,忠烈之后,他应该有这样的待遇!”

        “好!”

        黄忠点头,他麾下还是有高手了,军中各军都有强大的武者,军法处想要镇得住局面,得比他们更强。

        “张辽,周仓!”

        “在!”

        “明晚配合他!”牧景说道:“我倒是想要看看,他能不能给我们一个惊喜,让我们并不刃血的破此邓县!”

        邓县只是一个小乡城而已,城墙不高,城池不大,强攻进去不是不可以,但是以最少的伤亡,换取最大的战果,一直都是牧军的原则。

        如果城中有人接应,他们还真是轻而易举的就能拿下邓县了。

        “是!”

        张辽周仓点头领命。

        ……

        翌日。

        牧景并没有理会邓县的战斗,这只是一道开胃菜,还不用他这个主帅亲自去过目,他的心思更重视在陌刀营。

        陈生霍平早些时日就到了樊城,以牧景令,开始从景平第二军和暴熊军之中抽调精锐,抽调出来的每一个将士,不仅仅是精锐,还必须经过景武司的审查。

        无论是黄忠还是张辽或者周仓,他们都知道,陌刀营将会是牧景在战场上的近卫营,是捍卫主公的兵马,在这事情上,他们是绝对上心的。

        不仅仅把自己手中强大的武者送出来,还送出的都是他们认为可靠,可以值得信任的将士。

        所以陌刀营兵卒征召是很顺利的。

        但是这只是征召而已。

        精锐将士都有自己的傲气,想要整合他们,让陌刀营能互相配合凝聚军阵,形成战斗力,这就需要主将的能力了。

        陈生是降将,霍平是小将。

        他们都不足以服众。

        但是陈生有谋,霍平有武,他们联合起来发挥的威力可就不简单了,十余天下来,算是把这些精锐兵卒给镇住了,不过想要他们敬服,就需要战场上的表现了。

        “报告!”

        牧景视察陌刀营,八百将士上下振奋,列阵以待,陈生站出一步,行军礼,然后高喝:“陌刀营校尉陈生,率陌刀八百士,恭请主公视察!”

        “恭请主公视察!”

        将士们的士气很高。

        “很好!”

        牧景很满意这一股精气神,这些将士都不错,他沉声的道:“我希望你们都记得,我建立陌刀营,是为了护卫,陌刀之威,无可阻挡,陌刀之责,护军护民,我要的陌刀营,未必可以长盛战场之上,但是绝对是打不垮的,你们要护卫的不一定是我,也不一定是一个人,而是一股精神,打不垮的精神!”

        “陌刀之威,无可阻挡!”

        “陌刀之责,护军护民!”

        “我们是打不垮的陌刀营!”

        陌刀营将士发出一声声的怒吼。

        他们身上的是重甲。

        他们手中的是陌刀。

        形成一个军阵,仿佛就如同钢铁般的怪兽,发出震天动地的吼声……

        ……………………

        ……

        入夜。

        咻咻咻!!!!!!

        邓县城中发出三声响箭,直冲天际。

        “信号来了!”

        张辽站在战船上,沿着河面而去,看看南城门的防线,嘴角扬起一抹淡然的笑容:“全军所有战船动起来,立刻封邓县周围所有的水路,我要一个人都不许从水路进出!“

        “是!”

        “传令暴熊各营,我们进城!”暴熊军的周仓也在等待这信号。

        “中郎将大人,我们要不等等!”一个校尉看着丝毫没有动静的南城门,低声的说道。

        “不用!”

        周仓说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如果这城门开了,我们错过了,那是失误,战场上失误是要付出代价的!”

        “如果没开呢!”

        “那简单!”

        周仓说道:“打进去!”

        咔嚓!

        城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城墙上的兵卒不知道因什么缘故,而昏昏欲睡,一直到暴熊军顺利进城都没有反应过来。

        牧军一兵不损,拿下南城。

        “什么?”

        张虎不敢置信,他瞪大眼睛看着几个副将:“牧军入城了?”

        他自问已经布置了最森严的防守。

        可是城门方向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牧军就已经进城了,他们是怎么进来了,飞进来的吗?

        “校尉大人,牧军在城中有人接应,才迅速的破城了!”

        一个副将黯然的说道:“下午邓氏宗族突然拿出粮食酬军,他们亲自送去了南城,镇守南城的一千五百兵卒因为吃了他们的粮食,全部昏迷,牧军轻而易举的进城了,若不是我们安置在南城的第三曲境界起来,恐怕打到我们面前,我们才知道!”

        “该死!”

        张虎握紧拳头,他认为邓氏一族乃是荆州大将邓龙之族,才丝毫没有防备,但是却不想邓氏居然反水,让他辛辛苦苦布置的防御,功亏一篑。

        现在就算那他想要拼命,都根本没有机会去拼命。

        “校尉大人,突围吧!”

        一个军侯说道:“再不突围,我们就成为俘虏了,如击牧军源源不断的进城,恐怕不用一夜,就能完全把我们包围起来!”

        “传令,突围!”

        张虎根本不用想,没有邓县为防,打起来就是一场送死的战役,这时候必须突围,哪怕回到襄阳会受惩罚,他也要突围,不能坐以待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