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大讼师在线阅读 - 496 新的疑惑(二)

496 新的疑惑(二)

        “我走一趟吧。”跛子道:“反正我也无事,来回很快。”

        杜九言也想出去走走,她不想留在京城。

        想到荆崖冲,她就很郁闷。

        “让他去,你现在去哪里都有人跟着,不方便。”桂王道。

        杜九言嫌弃地看着他们,蔡卓如也跟着附和,“我认为王爷和跛子哥说的有道理,跛子哥骑马两天就回来了。”

        钱道安几个人也跟着点头,花子笑眯眯地道:“九哥,您的马术不如跛子哥,他跑的快。”

        杜九言揉道:“你们可真够热情周到,我怎么有种我要去了,就辜负了你么一片热忱的关心呢。”

        几个男人一起点头。

        杜九言更郁闷了,摆着手道:“行了行了,各位大爷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这就回去歇息,躺着养身体了。”

        她说着就回去睡觉了。

        小萝卜回来安慰她,“爹啊,跛子是觉得这个天气您骑马,会很冷,他是一片好心呢。”

        “知道啊。”杜九言道:“我这不是没有坚持了嘛。”

        小萝卜点着头,“而且,您也说了那个坏人很有可能还会再挑战您,您得在京城盯着啊,防范着才行。”

        “知道了。”杜九言趴在床头看书,“你玩儿去吧,我要静静。”

        小萝卜哦了一声,开门出去了。

        杜九言趴在枕头上唉声叹气,“人生啊,不是被人打脸,就是打别人的脸!”

        她揉了揉脸,觉得疼。

        第二天一早,跛子去了保定,他走的快,杜九言感觉不过睡了两个回笼觉就是第二天下午了,跛子风尘仆仆回来了,冷的头都冻成了冰疙瘩。

        洗了热水澡换了衣服,杜九言已经在他院子里等他,“人已经送去别院了?”

        “保定府城外是有个地方在修庙,但是却没有肥肉说的这个人。”跛子喝了一盅茶,“不但没有他,肥肉所说的一起被招供去的那些人都不在。”

        “我觉得古怪,就找负责的工头打听。他们自始至终都没有来京城招工。”

        “保定能用的人太多了,没有必要走上百十里路来京城找人。”

        杜九言目瞪口呆,“你的意思是,当时来城墙边招工的人,说的是谎话?”

        “不离十。”跛子道:“最好请齐大人查一查,那些所谓被保定招工离开的人,到底去哪里了。”

        杜九言道:“几十近百个人,不管去哪里动静都不会小。”

        “更何况,他们身无分文,除了一条命外,什么都没有。”杜九言道:“对方难道要骗他们?”

        挖黑窑?矿山?

        “都有困难。”跛子道:“这世道什么样的人都有。古怪的事只要你能想得到的,说不定就真的存在。”

        杜九言觉得很有道理。

        第二天早上,他们一起找到齐代青,将保定修庙招工的事告诉了齐代青,让他帮忙查这些人到底去哪里了。

        “会不会是事情没有谈成,招工的人没有将他们带去保定,而是折道去别的地方做事了呢?”齐代青道。

        “不管去哪里,总要有个说法。他们中还有亲人在别院里等着,查一下,大人您也是一句话的事。”杜九言道。

        齐代青没有反对,当即吩咐人去办事。

        杜九言去牢房找陈营还有窦岸聊天。陈营很萎靡,反复精气神被抽去了一样,整个人无精打采地坐在地上,窦岸本是抱着必死无畏的心,但此刻心生对人世的留恋,而开始害怕。

        “看这个案子最后怎么判吧,你如果有立功的表现,说不定能饶你一命呢。”杜九言道:“我前几天去了九流竹园,见到了荆崖冲。”

        陈营和窦岸都看着他,陈营道:“您有证据?”

        “没有!”杜九言道:“莫说他从来没有参与过,就算他参与了,也不可能给我留下什么线索。”

        窦岸道:“那您有什么打算?荆先生很聪明的,你肯定抓不到他的。”

        “是,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而且又不是亲自动手去害谁,你没有证据的。”陈营道。

        这也是杜九言郁闷的地方。

        “您也可以写脚本,拉他跳入你设定好的陷阱啊。”窦岸道。

        杜九言摇头,“我做不到他那样的手法。”

        荆崖冲的脚本,是用真正的命案换来的,她如果设计,不可能有他那么周全和完美。

        “那就只有等了。”陈营道:“我觉得他很有可能还会动手。”

        杜九言点头,“你们闲暇帮着回忆回忆吧!”话落,她摆手道:“我走了,有事就请人去转告我。”

        她从牢房出去,刁大正好出来,拱了拱手道:“杜先生。”

        “近几日没看到你,有新案子吗?”杜九言问道。

        刁大目光动了动,回道:“就是因为没有案子,您这才没有见到我。我和大人说了,闲了就在家中休息。”

        “也是,过年你都没有好好过。”杜九言含笑道:“那你休息,我回去了。”

        她说着出了衙门,折道去找肥肉。

        肥肉听她说,那些人根本不在保定的时候很惊讶,“我明明听他们说去保定的啊,不应该啊。”

        “杜先生,您等我一下,我去问问。她说着跑出去,过了一会儿又扶个五十岁左右的老人回来,老人腿脚不好,但思路很清晰,“杜先生,对方来招工的时候,确确实实说的是保定的庙,如果他说是别的地方的,大家可能就不去了。”

        “就是因为很近,给的工钱又好,大家才没有顾虑的跟着去了。”

        “一共去了多少人?”杜九言问道。

        老人回道:“老的小的能动的一起有六十一个人。”

        “这么多,修一个庙用得着这么多人吗?”杜九言凝眉,之前她听肥肉说的时候没有多在意,当时的心思也没有放在这件事上面。

        现在仔细一听,就觉得古怪。

        “和我细细说说,当时来人的情况。”杜九言道。

        老人顿了一下,道:“当时来了四个男人,看穿着打扮也不是特别的好,就是那种给人做事的工头样。他说他们在保定接了建庙的活,但是他们是京城人,在保定那边找人做事不方便,所以就打算带人过去。”

        “可大过年的,找人不容易,说要给我们十五文钱一天的工钱。后来我们就和他谈价钱,一路谈到五十文一天。当天一人给了两天的工钱,就带着一起走了。”

        “招你们出去做事,不需要报兵马司或者府衙吗?”

        老人道:“不用报,兵马司的人恨不得我们都离开京城出去做事才好。自从您将我们安排到这里来住着,我们当时搭建的棚子,就被兵马司的人拆掉了。”

        “我们待在那边,就让他们脸面无光,他们才不会管我们走不走呢。”

        “那些人都什么样子,你们回忆一下。”

        “走的时候,是步行还是做马车?”

        肥肉道:“他们说有马车,但是在城外面。”又道:“那四个人穿的棉袄颜色差不多,都是灰扑扑的,半新不旧的样式。”

        “脚上穿的吧……”肥肉道:“就和兵马司的人穿的鞋子差不多。”

        杜九言微怔,“你可知道兵马司的人穿的衣服和鞋子都是衙门统一的,那是军靴。看着是黑色的,但多数是皮制的。”

        “是啊。”肥肉道:“我能确定。”

        老人也点头,“兵马司的人常来我们这边,所以您说鞋子一样的,我们也觉得是。”

        “如果是军靴,那就是军靴了。会不会是他们有钱,私下里买来穿的?”

        杜九言摇头,“有钱可以买到更好的鞋子,鹿皮的牛皮的都有,样式也比军靴好看。”

        “您的意思是……来招工的人,实际是兵?”

        “他们为什么来招工?”肥肉问道。

        有的事情杜九言只是听说的时候,就已经很抵触不想去听,更何况去深想,她道:“先不要胡思乱想,等查清楚了再说。”

        “你们可还记得那四个人的长相,挑一个容貌和身形比较有特点的人描述一下,我试试看能不能画出来。”

        肥肉和老人商量出了一个人。

        这个人看着脸很年轻,最多二十左右,但是个子却只比岁的肥肉高了一点点,除此以外,那人一头花白的头,非常引人注目,印象深刻。

        杜九言画出来,肥肉和老人都觉得很像,她揣着画像道:“你们先安心住在这里,不管是谁来找你们,让你们离开,或者带你们去做什么,都不要去。”

        “有事去找我商量。”

        两个人跟着应是,送杜九言出去。

        杜九言拿着画像,一出去就看到对面的林子里,有人影一闪而过。

        “跟的还真紧啊。”杜九言背着手走不急不慢,跟踪他的人则隐在灌木或者林子后面,远远的打量跟踪着。

        她先回桂王府吃午饭,将画像给大家看,杜九言问道:“王爷,会不会是官府觉得这些人影响脸面,所以暗中清理了?”

        “不会,这一块的难民不是一两日了。要清理早就清理了。”桂王道:“我哥还曾说过,正因为有这些人的存在,才能时刻提醒大家,大周还不够好,大家还要更加努力。”

        杜九言持保留意见,因为下面人办事,都是保持一个原则,欺上不瞒下!

        她决定去找裘樟请教一番。

        “先将这人的画像拿去给陈营看看、”杜九言道:“或许有收获呢。”

        下午,她和桂王一起再次去了府衙,将画像递给陈营,“你见过这个人吗?”

        陈营在微暗的光线下盯了很久,目露疑惑。

        杜九言和桂王对视一眼,觉得有戏。

        “这个人……我有印象!”陈营很肯定地道:“这头我太眼熟了,我一定在哪里见过。”

        “哪里?”杜九言道。

        ------题外话------

        月票帮我留着,表给别人,不然老李会生气,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