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尖端博士在线阅读 - 第七百零一章拯救小人鱼

第七百零一章拯救小人鱼

        我看到这些冰血魔龙将这些拿着兵器的人鱼杀得差不多了,他们开始杀戮那些妇孺了,我就开始动手了。

        有腐儒说,做人要以德报怨,其实那是屁话,因为你是在用自己的鲜血在滋养仇敌。那些敌人,那些忘恩负义的小人不会因为受到了你的恩惠,而感激你,他们只会继续对你施加暴力,并虐待你。

        我看到一只小人鱼被冻成了冰棍,同时一只冰血魔龙正要杀死他。

        我立刻冲了出去,我一剑将冰血魔龙劈开。

        那只冰血魔龙说:“你最好住手,我的朋友。”

        我说:“给我个面子,放了他,他只是一只小人鱼。”

        那只冰血魔龙说:“你不要去救他,他不值得你去救。”

        乔达拉也睡不着,他似乎不太舒服,他身边本来躺着她。可他现在感觉很冷,很内疚,他不知道错误是从哪天开始的,他甚至都没有教她正确的语言,她什么时候才能用上泽兰达尼语呢?他部落的住地离这有一年的路,这还得在路上不停留的走,他想到和兄弟走过的旅程,所有的事情都毫无意义,他们离开多长时间了?三年?这意味着要等到回去至少需四年。四年将在他生命中流逝,毫无意义地流逝。

        他兄弟死了,杰塔米死了,就连索诺兰的灵魂也死了,还剩下什么呢

        从年轻时开始,乔达拉就一直努力控制自己的感情,但他又不得不擦眼泪了。他的泪水不仅仅是为他的兄弟,还为自己:为他所失去的机会,这事本来是可以很美满的。

        1泽兰达尼人对神职人员的称呼——编者

        乔达拉睁开眼睛,他的思乡梦是那样的生动,以致于洞中粗糙的墙壁似乎都有些陌生了,就好像那梦是真实的,而艾拉的山洞倒成了虚构的景物。睡梦中残留的事物开始清晰起来,墙壁似乎有些错位。在他完全醒来后,才发觉自己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从远离火堆的位置观察山洞的。

        艾拉出去了。两只脱了毛的雷鸟和一只上面带盖用来盛羽毛的篮子丢在火炉旁;她起来已有一段时间了。他经常使用的杯子放在一旁,那是一只上面修饰着木纹的杯子,木纹的形状使人联想起一只小动物。杯子旁边是另一只编得很密的篮子,里面盛着她为他泡的早茶,还有一根新鲜的去了皮的嫩桦树枝。她知道他喜欢把那嫩枝的一端咬成刷子状,用它来清理牙齿上堆积的垢物,她已经习惯了早晨起来为他准备好一根嫩枝。

        他坐起来伸伸懒腰,还不习惯床的硬度,感到身体有些僵硬,他以前本来一直是睡在坚硬地面上的,但下面铺垫的稻草改变了这种差别,它闻起来新鲜清香,艾拉定期更换那些稻草,所以没有一点异味保留下来。

        篮子里的茶还是热的,她离开的时间不会太久。他喝了一大口,闻到一股薄荷的清香,他想猜一猜每天她都是用哪些草药为他泡茶的。薄荷是他最喜欢的也是每天必有的一种成份。他小口品尝着,猜到这里面有木莓叶子,也许还有苜蓿。他端起杯子和嫩枝走了出去。

        站在峡谷对面的一块扁平岩石的边缘,他一面嚼着树枝一面看着自己的尿哗哗流下来弄湿了峭立的石墙。他还没有彻底地醒过来,这些机械式的动作都出于习惯。撒完尿,他用嚼烂了的嫩枝刷牙,又用茶水嗽口。这已成为一种固定的仪式,每当这时候他总是感到很清醒,并且经常在这时考虑一天的计划。

        直到喝完最后一口茶时他才感到自己有些脸红,自鸣得意的心情一下子消失了。这次和平时有些不同,要是在平常他早已扔掉了那嫩枝,这次他却收了回来,拿着它在拇指和食指间转动,心里思考着。

        很容易养成要她关怀的习惯;她的关怀是无微不至的。他从来不必要求什么,她能预料到他想要什么。嫩树枝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显然,她比他早起床,到下面去找到一支,削去皮后放在那等他去用。她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做的呢?他回想起当他刚能走下山去的时候,一天早晨他替自己找到一支。第二天早晨当他发现一根嫩枝放在杯子旁时,他感到无比感激。那时沿着那条陡峭的山间小路行走还有困难。

        还有那热茶。不论他何时醒来一看,茶早已准备好了。她是如何晓得、何时开始准备的呢?她第一次为他送上一杯早茶时他心里热乎乎的,非常感激。他已不记得最后一次说谢谢是在什么时候了。她毫不炫耀地为他做了多少意味深长的事啊?她对此从来都只字不提。玛索娜就像这样,他想,她所选的礼物和时刻总是那样适合,从不使人感到在被迫接受什么。不管什么时候他提出要求,艾拉总是感到惊奇而且万分感激——就好像她纯粹是在真心帮他而不希望任何回报。

        我对她简直没有丝毫诚意,“他大声说道,“即使从昨天开始……“他举起树枝在手中转了一圈,然后丢向山谷中。

        他看到威尼和小马驹在田野里正绕着大圈跑着,精神头都很足,看着奔跑的马儿,他也兴奋起来了,“看它跑的,那小马真能跑,他想它要是一时兴起,定能超过它妈妈

        一时兴起的话是可以,可时间长了就不行了,“艾拉说着出现在小路的上头。乔达拉猛地回过头,他眨动的眼睛和微笑都充满了对小马驹的赞许。他的热烈情绪颇俱感染力,尽管她的话有些突然,但她还是笑了。她一直希望他能与小马驹建立起一种亲密关系——现在看没问题了。

        我一直在想你去哪儿了?“他说,对她的出现感到有些尴尬,他的微笑渐渐消失了。

        我早些时候为烧烤坑生了一堆火,准备烤雷鸟。我去看看它好了没有,“他好像不太高兴看到我,她想,转身向洞内走去,她的笑容也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