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漫威世界混日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五章虚无知地的秘密

第一百六十五章虚无知地的秘密

        “听起来似乎很诱人。”



        坦利亚·帝凡脸色古怪的看着李莫:“可你要知道,我已经存活了很久,久到你所在的星球还未形成。而且我会一直活下去,活到你的骨灰都成为分子。你还要坚持签订这份协议吗?”



        “没有什么是永恒的!”李莫笑了笑,死死地盯着坦利亚·帝凡的眼睛,“我一直坚信这一点。”



        两人互相看着,都是一幅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空气一时有些凝固。



        坦利亚·帝凡盯着李莫看了一会儿,突然耸了耸肩,“ok,我拒绝。这并不是一个收藏家该干的事。”



        李莫松了口气的同时想到,如果这家伙答应了,说明绝对是对我不怀好意,肯定要先下手为强,干掉这个白毛佬。



        坦利亚·帝凡预感能力很强,他感觉自己如果认同这份协议,绝对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所以果断的拒绝了。



        两人随意的打起了哈哈,好像刚才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



        李某看到气氛略有缓和,连忙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收藏家先生,我想向贵集团购买一个奴隶工人。”



        “没有问题。”帝凡无所谓的说道,“一个奴隶工人而已,是谁。”



        “我不知道名字,只知道是一个克里人小孩儿,大约四个月前被奴隶商人送到这里。”李莫回答道。



        帝凡撇了撇嘴,不过还是让他的智能管家看了看后说道,“只有一个克里人小孩,不过我们不记录名字,他的编号是so-110057。”



        “很好,应该就是他。”李莫笑了笑,“我应该付出什么代价呢?”



        “不需要。”帝凡笑了,“因为他已经逃走两个月了。”



        李莫有些傻眼,“逃了,跑到哪儿了?”



        “或许走了,或许还留在这里,或许已经死了。”帝凡戴上了多功能眼镜,鉴赏起了工作台上的一个器物,“我并不在意这些事情。”



        “好吧。”李莫有些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看了看周围的玻璃展柜问道:“我可以参观你的收藏么?”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帝凡很高兴,高声喊道:“卡丽雅,带这位先生参观一下。”



        刚才那个粉皮肤侍女很快走了过来,对着李莫礼貌的点了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



        在侍女的带领下,李莫参观起了收藏家的所谓藏品。



        大部分都是宇宙中各种各样的生命物种,也有少部分特别的矿物以及植物。



        李莫本来希望在这里能找到一两件宇宙奇物用来帮助麦昆号进化,但看来贵重的东西收藏家全部没有拿出来。



        当然,其中也有不少他认识的生命。



        一只黑暗精灵在那里呼呼大睡着,他应该是这个物种的最后幸存者了。



        一个巨大的茧被存放在玻璃柜里,李莫怀疑这就是索维林长老会所丢失的那枚茧。



        这个消息日后可能会换来一些好处。



        侍女很尽心的介绍着,而李莫则用纳米探测器全部记录存了下来,还有比这里更齐全的宇宙物种资料库吗?



        来到一只穿着礼服的巨大白色鸭子面前,李莫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这家伙是不是叫唐纳德?”



        侍女刚要说话,那只鸭子就不屑的喊了起来:“我叫霍华德,哪个混蛋叫唐纳德?”



        李莫耸了耸肩,“我们那个星球的一个动画偶像,深受亿万观众的喜爱。”



        “真的吗?”霍华德鸭子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你们居然崇拜一只鸭子,简直太酷了,你说我去了会成为明星吗?”



        “当然可以。”李莫笑了笑,“不过我觉得你应该起一个艺名,霍华德这个名字有些太平庸了。”



        “不如你帮我取一个吧。”霍华德鸭子想了想说道。



        “叫扁嘴伦如何?”



        “这名字烂透了…”



        随后他们又来了另一个玻璃展柜前,李莫感觉时间有些荒谬,因为他看了一只穿着宇航服的狗,宇航服装上的标志居然是苏联航空局的。



        侍女在一旁解释道:“这只狗是50多年前来到这里的,莫名其妙待了一阵后获得了心灵能力,所以主人抓住它收藏了起来。”



        侍女刚说完,就听到了收藏家的召唤,让李莫自己参观后就匆忙离开了这里。



        李莫也不在意,看着小狗穿着宇航服的搞笑样子摇了摇头,“可怜的小狗,又是一个美苏冷战时期航空竞赛的牺牲品。”



        对面的小狗突然眼睛亮了起来。



        随后李莫在耳中听到了一个声音,“嘿,你是地球人吗?”



        “是谁?”李莫吃了一惊,警惕地左右看了看



        “是我在和你说话,用心灵能力,对,就是你面前的这条狗。”小狗凝视着李莫。



        “都说穷人靠变异,没想到狗狗也是。”李莫摇了摇头。



        “同志,请帮助我离开这个鬼地方。”小狗用心理能力说道。



        “什么同志。”李莫有些不高兴,“你才是同志,你全家都是同志。”



        小狗有些迷茫,“我记得以前都是这样叫的呀,同志什么时候成了骂人的话了。”



        “你out了,总之别叫我同志。”李莫撇了撇嘴说道。



        “什么都行,我听到了你的话,只要你带我离开这里,我有办法帮你找到那个小孩儿。”小狗认真的说道。



        “你一直待在这里,怎么会知道,肯定是骗我的。”李莫摇了摇头说道。



        “看着我。”小狗有些愤怒,“我是条狗,不是你们人类。”



        李莫想了想,“说的也对,在这里等着,一会儿救你出来。”



        随后,李莫又走马观花的将所有物种资料记录下来后告别了收藏家。



        走出大楼后,李莫找了个没人的空巷,伸手一挥,一条触手就拽着小狗瞬移了出来。



        “我自由啦!”小狗疯狂的左右窜来窜去,又不停的咬着自己的尾巴转圈圈。



        “行了行了。”李莫有些头疼,“快带我去找那个克里人小孩吧。”



        “先捡起旁边那条棍子。”小狗认真的说道。



        “是某种心灵寻人魔法吗?”李莫有些奇怪,不过还是捡了起来,“接下来该干什么?”



        “扔出去!”小狗的声音变得有些急促。



        “嗯…好吧。”李莫有些不明所以,随手将棍子远远的扔了出去。



        小狗疯狂的窜了出去,叼着棍子又跑了回来,“再来一次可以吗?”



        “我x!”李莫一头黑线,“我没工夫陪你玩。”



        “好吧,我们先去一个地方。”小狗有些无奈得在前面带起了路。



        一人一狗在灯火辉煌的混乱城市中不断快速行进着,小狗爆发力极强,两栋大楼间300米的距离几乎跳跃了一大半,这李莫担心它会掉下来时,一个念动力屏障又出现在了小狗的脚下,一个借力就跃了过去。



        走着走着小狗突然问了一个问题:“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胜利了吗?美帝国主义应该已经灭亡了吧。”



        “恰恰相反。”李莫哼了一声,“苏联先一步灭亡了。”



        “怎么可能?”小狗瞪大了眼睛,“赫-鲁晓夫同志已经让经济复苏了。”



        “有人背叛了革命。”李莫有些不耐烦,“你一只狗关心那么多干什么?”



        “因为我是第一支被送上太空的狗,如果苏联还在的话,我将是她的骄傲!”小狗唉声叹气的说道。



        “你叫莱卡?”李莫好奇的问道。



        “不,我叫科斯莫。”



        “据我所知,苏联第一个送上太空的狗叫莱卡。”



        “这不可能,我才是第一。”



        “有什么不可能。”李莫撇了撇嘴,“第一个上天的是加加林,他之前死亡的人都不会列入官方记录。”



        “你们人类真复杂。”小狗科斯莫有些气愤,“那只叫莱卡的小狗呢,它一定享受着英雄的待遇。”



        “它确实被人类铭记。”李莫耸了耸肩,“不过上太空没多久,就因为太空衣隔热不佳成为‘火烧狗’。目前它的尸体与当年的太空舱还滞留在地球轨道上。”



        科斯莫打了个冷战,呜咽了一声后没再说话,只是速度又提升了一截。



        李莫跟随科斯莫来到了城市边缘的一处斜坡上,这里也有开采的痕迹,不过看起来因为骨质过于坚硬,得不偿失,工人们转去开采更有价值的脑脊液。



        所以这个地方相较别处显得尤为冷清。



        正在李莫奇怪为什么来到这个地方时,就见到小狗科斯莫的双眼泛出了一道紫光。



        墙壁渐渐变得透明,一道两米多高的通道出现在了李莫面前。



        “这是什么地方?”李莫饶有兴趣的问道。



        “收藏家并不是第一个拥有这里的人,我偶然间发现这里,一直当做秘密基地。”小狗科斯莫回答道,随后摇了摇尾巴迅速向里面跑去,“快跟我来。”



        李莫点了点头迅速跟了上去,通道是一道斜坡,一直在不停向上,不知过了多久,眼前豁然开朗。



        这是一个古怪的大厅,顶部已经半实质化的巨大脑组织,无数根透明的管路从四周的墙壁上垂了下来。



        大厅的四周围绕了一圈类似操作台的东西,而中央则有一个巨大的圆台,圆台顶部有一个如同喷水壶一样的古怪仪器。



        小狗狗科斯莫撒欢似的跑了两圈后说道:“收藏家只把这里当成了贵重原料工厂,但他不知道虚无知地最大的秘密隐藏在这里。”



        随后它向李莫解释道:“这里是虚无知地的皮质层中枢,通过这里可以监控并且指挥虚无知地,可惜大部分都坏了,再加上帝凡集团数百年来的开采,如今只剩下了一个监控功能。”



        “中央那个圆台是干什么用的?”李莫问道。



        “那是虚无知地最神奇的功能区,它可以链接超空间将人进行定向传送,甚至可以将整个虚无知地进行瞬间移动。”小狗科斯莫回答道。



        “什么?”李莫瞪大了双眼,感觉心跳有些加速,“它的传送范围呢?”



        “因为帝凡集团的破坏,目前只能进行银河系内的传送。”小狗科斯莫有些可惜的说道。



        “帝凡集团太可恶了!”李莫愤怒的说道:“将这种天然的牛逼基地破坏成了这个样子,还建了个乱七八糟的城市,我们必须将这些家伙通通赶走!”



        “我看是你想要这个地方吧。”小狗科斯莫摇了摇头,“没那么容易的,你根本想象不到帝凡集团有多么强大,这里只是他其中一个产业而已。”



        “总会有办法的。”李莫哼了一声,“先帮我找找那个克里人小孩吧。”



        小狗科斯莫点了点头,随后来到操作台上一阵鼓捣后,在上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虚无知地三维立体图。



        输入帝凡集团克里人小孩的信息后,一个红点出现在了虚无知地立体图位于牙床的部位。



        “这个小家伙真会躲。”小狗科斯莫惊叹了一声,“下方的骨质比较疏松,有许多复杂的天然通路,一直被帝凡集团当做了下水道。”



        “可以看到实时图像吗?”李莫皱着眉头问道,他已经想象到一个孤苦的小孩在肮脏的下水道是怎样艰难生存了。



        “没有问题。”小狗科斯莫点了点头操作起来,随后一个全息图像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是一个无比巨大的骨质大厅,数不清狂热的人群聚集在下方。



        中央的圆台上,一个神色坚毅,虽然身高1米8但脸庞稚嫩的克里人小孩一边使劲挥舞着拳头,一边高喊着:“自由!”



        “传说居然是真的?”小狗科斯莫睁大了眼睛,“一直有一个传言说,虚无知地数百年来逃跑了无数的奴隶工人,他们形成了自己的聚集地,可惜许多人都没见到过,所以被称为虚无之鬼。”



        李莫皱着眉摇了摇头,“可以将我传送过去吗?”



        “没问题。”小狗科斯莫点了点头,随后从机器下方叼来了两个腕表似的东西,“带上它就可以进行传送。”



        李莫好奇的戴上了腕表,随后在小狗科斯莫的指点下站在了大厅中央的圆台上。



        小狗科斯莫操作了一番后,从上方的喷壶状仪器洒下一片耀眼的白光,李莫感觉到一瞬间进入了一个奇怪的空间。



        在这里,维度与空间呈现了奇怪的扭曲管道状。



        还没等他来得及体会,就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刚才图像上所见到的那个骨质大厅。



        他正站在圆台上,对面是一脸愕然的克里人小孩。



        这里人太多了,十分不安全,所以李莫没跟他多解释,一把拽过来带上腕表后瞬间传送回了皮质层中枢大厅。



        “你是谁?”克里人小孩儿发现自己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后,迅速一个翻滚并且掏出了爆能枪指着李莫问道。



        “放松,孩子。”李莫露出了一个和蔼的笑容,“我是你父亲卢顿的朋友,过来救你离开这个鬼地方。”



        克里人小孩儿起初有些怀疑,问了李莫几个问题后神色放松下来。



        “我不需要你救。”克里人小孩的表情十分冷酷,“送我回去,我的队伍需要我。”



        “回去?你的队伍!”李莫感觉有些好笑,“难道你想推翻帝凡集团在这里的统治?”



        克里人小孩好像没看到李莫的嘲笑,神色坚毅的点了点头。



        “就凭那些乌合之众?”李莫哭笑不得,“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你们有什么。”



        “我们有着战胜和牺牲一切的决心!”克里人小孩露出个冷酷的嘲笑,“果然是我父亲的朋友,和他一样遇事只知道退缩。”



        李莫心里有些不舒服,卢顿是他十分尊敬的一个科学家,没想到他的儿子却这样说他。



        他刚想教训几句却又停住了嘴,救个人而已,不需要把事情搞得那么僵。况且逆反倔强的小孩最难沟通了。



        想到这里,李莫摇了摇头,“算了,不说这些。我叫李莫,你叫什么名字?”



        克里人小孩皱了皱眉头,



        “我叫凯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