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秦吏在线阅读 - 第571章 鼎之轻重

第571章 鼎之轻重

        黑夫率各郡尉平齐乱,围困高唐城,打得热火朝天之际,南边数百里外的泗水郡彭城,也已集结了五万大军,他们是来自关中的部队,交由王贲统领,名义上,他才是这次平齐乱的主将……

        但秦始皇却没有急着让大军开拔入齐平叛,而是令他们驻扎彭城,终日演武,每天都会有一场浩大的演练,皇帝偶尔会露面巡视,虎贲奋勇,声势振天。这让听闻齐乱后,心里有些许想法的彭城楚人,立刻打消了作乱造反的念头。

        不仅是彭城,周边的楚、梁之地,也收到了这样的讯号,秦始皇还在,秦朝扫灭六国的大军,也驻扎在四通八达彭城,哪里敢反,他们就会立刻水陆并进,前去围剿。

        明眼人都看出来了,皇帝是故意按兵不动的,甚至不会往齐地派遣一兵一卒:他就是要让天下人看看,胆敢造反的齐地诸田,那复辟的所谓“齐国”,根本不需要朝廷百战之师出马,光靠地方杂牌郡兵,便能轻松镇压!

        果不其然,五月底时,此战的副将,“裨将军”黑夫派人来禀报,说田逆被截断了退路,去不了巨鹿郡了,如今被困于高唐,旦夕可破,齐乱可平!

        “善。”

        秦始皇只是淡淡的颔首,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同时对群臣笑道:

        “杀鸡刀虽小,却足够锋利,对付那群土鸡瓦狗足矣,看来通武侯这宰牛刃,不必出马了。”

        既然齐乱已经不必担心,或许是为了不让彭城大军白跑一趟,或许是为了体现朝廷平乱的好整以暇,皇帝下令,六月初一这天,五万大军集结于彭城外的泗水之滨,在两岸排开了十多里,旗鼓喧天。再从中挑选上千名水性好的人,乘船到水中央,潜入水中,寻找数十年前,沉没在此的周鼎……

        三代讲究“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而祭祀中最重要的礼器莫过于鼎。按照礼制,不同等级的人,使用的鼎的数量有严格限制,士三鼎、大夫五鼎、诸侯七鼎,唯独天子才配用九鼎!

        传说,夏禹收九牧之金,铸九鼎,象九州,从此九鼎也成了天下权柄的标志,亦成了正统的传国之宝。

        夏德衰,鼎迁于殷;殷德衰,鼎迁于周,被放置在东都洛邑,在西周灭亡的浩劫中幸免于难,但在周王室衰微后,却没逃过诸侯的觊觎。

        春秋时楚庄王问鼎之轻重,世人耳熟能详,自不必说,就说秦,从秦惠王称王后,也有了夺鼎的欲望。

        据秦始皇所知,当年司马错与张仪争论于秦惠王前,司马错欲伐蜀,张仪曰:“不如伐韩。”张仪的理由之一,便是消灭韩国后,便打通了前往周室的路,到那时,“周自知不救,九鼎宝器必出。据九鼎,按图籍,挟天子以令天下,天下莫敢不听,此王业也。”

        最后秦惠王采纳了司马错的建议,攻打巴蜀,但秦国问鼎的时间,也不过推迟了十来年。

        秦武王任用甘茂,夺取宜阳后,亲自带着一众大力士抵达周室,提出要“参观参观”。这一参观不要紧,体魄强壮的秦武王借着周王的地盘和九鼎,搞了一场举鼎比赛,颇有让大力士们将九鼎统统搬回咸阳的打算。

        只可惜,举重比赛出了意外,秦武王举雍州鼎时,失手砸了腿,秦人只好仓促而归,没过多久,秦武王死了……

        到了秦武王的弟弟,秦始皇帝的曾祖父秦昭王时,问鼎的执念也没停。伊阙之战后,秦国兴师逼近周都,欲夺取九鼎。眼看九鼎不保,还是周大夫颜率,鼓动处处与秦竞争的齐闵王助周驱秦,答应事后把九鼎献给齐国,才让秦兵退却,但最后,九鼎也没给齐闵王。

        直到秦昭王逝世前夕,发兵灭了与诸侯合纵伐秦的西周公,遂取其九鼎宝器,将数代秦王心心念念的九鼎,搬到了咸阳宫中……

        秦始皇记得,自己十三岁登基后,提出要看一看九鼎,于是尘封已久的鼎阁再度被开启,九鼎浮现于眼前。

        对那时年幼的他而言,九鼎真的是庞然大物,每个鼎的色泽均有不同,而鼎上那些造型各异的奇怪花纹,更添加了鼎的古朴和神秘。有的是龟蛇朱雀青龙白虎等瑞兽,有的则是面目狰狞叫不出名字的山海经怪物,各自代表了所在州部的山川神兽传说……

        秦始皇记得,十三岁的他一一抚摸那些花纹,回头问丞相吕不韦:“仲父,得了九鼎,当真就意味着成就王业么?若能,为何六国仍不入朝于秦,若不能,为何历代霸主,历代先君都对它们孜孜以求?”

        吕不韦只是轻轻一笑:“九鼎?王业?陛下,它们,只是几只兔子罢了。”

        “兔子?”秦始皇当时颇为惊讶,这是何意。

        吕不韦给秦始皇一个印象深刻的回答。

        “一只兔子在前面跑,后面有上百人追,不是因为兔子可以分成很多份,是因为,它的归属未定。”

        在吕不韦的眼中,这五百多年来的诸侯纷争,说到底,不过是一群人在追几只名分未定的兔子罢了……

        这种“群雄逐兔”的说法让年幼的秦始皇笑了好久,但吕不韦随即又严肃了起来。

        “故治天下及国,在乎定分而已矣!”

        他蹲下身,对秦始皇说道:

        “陛下,六国之人,不会因九鼎入秦,便尊陛下为天子,而是只有当陛下成为真正的天子,名分已定后,才会承认这点!”

        吕不韦是个好老师,他教了秦始皇很多,但秦始皇,也用学到的东西,让吕不韦倒台,让他去死……

        往事历历在目,想到这,秦始皇却又摇了摇头:

        “不,吕不韦,你还是说错了……定非,并不能完全止争,哪怕朕已身为天子,哪怕朕的功业,已超过了三皇五帝,超过也商汤周武,哪怕朕封禅泰山,仍有人不愿承认这点,仍然想要复辟!”

        所以秦始皇便要用事实告诉他们。

        “做梦!”

        结束了回忆,斋戒沐浴后的秦始皇站在滔滔泗水边,他的舰船在泗水上连成了桥,他的兵卒将岸边站满,高呼着自从胶东夜邑率先喊出后,就忽然流行起来的“万岁万岁万万岁!”

        上千名勇士朝皇帝作揖,喝下一盏酒后,跃入水中,寻找起来周鼎来。

        当年秦昭王灭西周公后,搬回咸阳的鼎虽号称九,可实际上,却有一个是假的。

        秦人很快就发现了这点,追问之下,原来是西周公之子偷偷将豫州鼎送到了东周国,秦昭王大怒,派人去索要,西周公之子已逃出东周,拉着那鼎,跑到了魏、楚之间。当是时,天下唯秦独强,魏、楚虽然贪图宝鼎,但皆不敢收留,于是西周公之子绝望之下,在彭城泗水上,将运送大鼎的船凿沉,他自己也投水而死……

        到这一步,秦人也无法越境取鼎,只能作罢,可现在,秦始皇帝富有四海,既然到了彭城,手下人力充足,自然要捞一捞这大鼎。

        虽然它说到底,不过是吕不韦口中的”兔子“之一,可毕竟是从秦惠王起,历代先君的执念,若能在这节骨眼上重现于世,对朝廷”定分止争“,是有很大裨益的。

        只可惜,出动无数人手,捞了整整七天,找遍了数十里河道,鱼虾倒是捞上来不少,甚至有只背上刻着”宋公差三十年“字样的大乌龟落网,召博学的张苍来一问,才知道这“宋公差”,乃是与孔子同时代的宋元公,距今两百的年了,于是这大龟被地方官员说成是“祥瑞”,龟策出于泗水,乃大秦鼎盛之兆。

        但那丢失的大鼎,依然不见踪影。

        遍寻不得,只能作罢,秦始皇未免有些扫兴,幸好北方传来了一个好消息:

        “赖陛下之明,高唐城已下,田氏逆贼尽死,田假与贼众万人被擒!”

        ……

        到了六月中,那“齐王”田假,连带田儋、田横、田荣的首级,都被黑夫派人送到彭城,给秦始皇过目。

        田假乃齐王建之弟,为自己辩解,说是被田儋、田荣所逼,本不欲反,希望能活命。

        但秦始皇当年可是连真齐王都懒得见的,更何况这个“假王”呢,手一挥,下令赐田假和他兄长一个死法:置于松柏之间,饿杀!

        高唐攻破后,除了田氏兄弟及其死忠门客党羽尽死外,其余人等,几乎全部落网,直接参与反叛多达万余人,各县从贼的黔首百姓也有数万。

        对如何处置这批人,有提议不予区分,统统坑杀的,也有认为应该加以甄别,该杀的杀,该罚为刑徒的,就让他们做苦工去,骊山、长城、河西驰道,大秦需要人手的地方多得是。

        倒是黑夫在奏疏里,提出了一个建议。

        “贼首百人,可处以车裂,次者两千余人,以五寸木钉,钉其手脚于木架之上,置于齐地四郡各亭舍道旁,以震慑齐地。其余人等,皆黥其面,斩其趾,送往长城、骊山、河西为司寇城旦……”

        廷尉叶腾称赞这个法子好,这些直接参与叛乱的人,其罪当死,刚好能让齐地四郡的两千余亭舍前,都钉上一个叛贼,让所有当地人、路过的人知道,叛逆者的下场。胆小的自然心生畏惧,再不敢生出叛逆之心,若是有心怀不满者,欲去营救,刚好让亭卒守株待兔,一网打尽!

        秦始皇也认为这个主意不错,但更欣赏的,是黑夫的觉悟。

        韩非曾经对秦始皇说过,奸臣有五种。

        一是用财物贿赂君主及君主侍臣,让侍臣说好话,传递消息,以摸清楚君主行踪心思者。

        二是通过赏赐收买人心,壮大自己的力量,扩大自己影响者。

        三是以结交贤士的面貌出现,树立自己的形象,网罗亲信,结党营私者。

        四是私自赦免犯罪之人以扩充自己势力,让别人对自己死心塌地者。

        五是蛊惑人心,以奇谈怪论、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奇装异服搞乱人心,搅乱是非者。

        以上五种,皆为奸恶,明主必察之!

        对于封疆大吏,要尤其注意第二、第三、第四者出现,这些官员驻扎地方,常与当地势力勾结。遇上收买人心的好事,就归到自己头上,得罪人的坏事,就说成是朝廷、皇帝的意思,慢慢地,便尾大不掉,将地方当成了私邑领地。

        先前黑夫解临淄之难后,秦始皇下令,让他亲自督斩数千叛贼家眷,这并非是他不信任黑夫,只是对他的一点告诫和敲打,因为黑夫在胶东郡的做派,让皇帝惊喜之余,也有一点不满。

        他的风评,似乎有点太正面了……

        士庶百姓眼里的好官,不一定是皇帝眼里的“好官”。

        黑夫倒是很灵性,领会了皇帝的意思,此番平定齐乱后,便主动揽恶,提出这个会让齐人戳脊梁骨的建议。

        言下之意很明显:“我黑夫对陛下忠心耿耿,不怕得罪人!”

        “这才是忠臣该有的样子!”

        秦始皇暗暗称赞,没有寻到周鼎的坏心情,也好了不少,但他随即,又问李斯、叶腾二人一句话。

        “需要震慑的,只是齐地么?”

        秦始皇此言既出,李斯、叶腾心领神会,将处死的人数改成整整10000人!

        几乎将所有直接参与叛乱的人统统钉死!那些树立十字木架的亭舍范围,也从齐地四郡,扩大到了赵地、魏地、韩地、楚地、燕地……

        每一个亭舍,都将竖起一座十字木架,上面钉着一个叛贼,木钉会贯穿他的手脚,亭卒会每天喂他一点水,苍蝇会在他身上产卵,乌鸦会啄食他的血肉,每天都是痛痒折磨,直到鲜血流干,直到蛆虫在皮肤肺腑间啃咬蠕动,才会死去!

        这就是反叛的代价!

        整个六国,三分之二的天下,每条道路,都会被恶臭和畏惧笼罩。

        而提出这个惨绝人寰提议的黑夫,其恶名,也将从辽东到会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黑夫向秦始皇回馈了他的“忠心不贰”,秦始皇,也欣然给了相应赏赐!

        “胶东守黑夫,以胶东兵入临淄,禁叛卒之暴,戢乱国之兵,安千丈之城,定万家之邑。又合诸郡之兵,破贼于高唐,诛首恶,擒伪王,平定齐乱。黑夫之功,可升爵两级,拜为大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