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史上最牛道长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五十四章,阴兵借道

第七百五十四章,阴兵借道

        电影人,和追梦人。



        做起来的事差距不大,都是拍电影,然而追梦人是电影中的咸鱼,属于刚起步的类型。



        比如说,大学出来,不想打工就想创业的啊,演艺圈不拍网剧,直奔电影的啊,都属于追梦人。



        文艺青年,赋予的高大上的词汇。



        眼前的,就是电影学院出来,刚踏入影视演艺圈的年轻人们,在这里拍摄属于自己的电影。



        “我们拍的电影啊,叫《龙城》,讲的是飞将军李广还有卫青的一生。”胡子老哥喝了一口啤酒,自豪道:“就是因为要取景,所以才特意来到这里的,坦白说一千多公里的车程坐的还真是挺累的...”



        李云可以看出来,这些追梦人还是很认真的,来到这种荒山野岭取景,为了切合电影的题材,来这里真实取景,而不是用电脑特效或者绿布糊弄过去。



        坦白说,现在的电视剧电影都太不认真了,科技发展了,时代在进步,然而李云觉得从剧情还是取景都不如十年前,甚至连抠图上阵的都有,太失败了...



        “你们倒是用心。”



        “拍电影可是我从小的梦想啊,现在终于要实现了,感觉有点心潮澎湃呢。”胡子老哥隐隐有点兴奋:“就算扑街了也没关系,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的梦想...”



        “为梦而奋斗,未来取决于你自己。”



        李云笑着鼓励道,同时用天目看了一遍这胡子老哥身上的气运。



        浑浊,浓重,夹杂在一起,虽然有些奇怪,但关于财富和成就的那条线还是很明显的,就是色调有些忽明忽暗。



        成功与否一切都取决于他自己,有可能一举成名,有可能一蹶不振。



        未来总是不确定啊...



        此时,这位胡子老哥,终于鼓起勇气似的,用一种类似于表白的态度对李云说道。



        “话说,这位小姑娘...她...能不能借给我们...拍摄一下...不用多了,就摘个脸出场一下就可以了,不耽误多长时间的。”



        该来的还是要来。



        李云猜到了这胡子老哥的目的大概是小黑了,这完美的外貌别说是针对在做的各位了,就算是世面上的女星都能统统秒杀。



        也就因为这种特质,胡子老哥才显得那么的小心翼翼,觉得自己这破败简陋的剧组配不上小黑这样的样貌。



        纵使知道配不上,也要鼓起勇气,毕竟不鼓起勇气的话,连被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这种事情何必问贫道呢,你应该问问她才对。”李云笑着说道:“不过贫道觉得,她应该会答应你们的。”



        李云感觉这货大概就因为知道这里有剧组所以才传送到这里来的。



        “哈哈哈,抱歉抱歉,我在这方面有点怂呢,特别是面对这种大美人,老实说,我们没什么钱,没什么报酬,真的能出的经费大概就是一摊子烧烤了...不过如果我们的电影大获成功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这饼,莫喂我,喂她去。”



        胡子老哥鼓起勇气,找到了小黑。



        小黑一开始还假装高冷,推脱一下...



        当然,仅仅只是假装高冷而已。



        拍电影啊。



        真香。



        ......



        “啧啧,对【表演】的执念还真重,甚至比下凡的任务还要重,这货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表演之神么。”李云看着表面风轻云淡,实际上乐的翻天了的小黑很想吐槽。



        不过吐槽归吐槽,这地方还真的有点冷。



        “也有可能只是戏精。”白沉看了一下:“话说这里有什么典故不,好像并没什么特别的,风景也差劲,环境不咋滴,就连大青虫都没有...”



        李云就不纠结白沉为什么会对大青虫感兴趣了。



        “这地方叫阴山,在汉武帝时代,这里曾是匈奴...匈牙利人知道不,就是匈奴人的血亲后裔,那时候这些人进击中原,而勇者将领们,则是在这一座山头阻击外敌的。”李云说道:“有一句诗怎么念来着...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讲的就是飞将军李广还有卫青在这里阻挡外敌的故事。”



        白沉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不懂装懂,最为致命。



        “所以说,这里曾经是【外】与【内】的关口咯,这里曾经生灵涂炭的厉害啊...”



        不可否认,作为国家的边城防线,生灵涂炭那是最基本的。



        即使过了那么多年,还是散发出一股让人不安的阴冷。



        普通人感觉不到。



        李云和白沉能感觉到。



        白沉感慨了一声道。



        “人类为什么总是重复相同的错误...同族之间的战争是最愚蠢的。”



        “嗯...怎么说呢,这一场战争的发生可以说是必然的。”李云说道:“那时候周边的匈牙利人还没有西迁,而作为游牧民族呢,他们获取资源的方式是打猎,放牧...看起来潇潇洒洒,实则资源紧俏,最后只能依靠掠夺富饶的中原地带来维持生活的样子,而在掠夺之间,冲突就起来了,冲突起来了,战争就起来了...”



        “那个时代可不像现在的人道时代啊,资源充足,只要劳动就能获取资源,活下去的成本可比以前要低很多。”李云看着小黑。



        说干就干,当场拍摄。



        镁光灯,聚集在她身上,摄像机,各种设备走你。



        “你说她到底想要什么...”



        “可能。”李云顿了顿说道:“她只是不想孤独而已吧。”



        简陋的道具服,简陋的设备,拍出来如果没有其他亮点的话基本就是扑街级别的电影。



        不过追梦人嘛,追逐的就是一个梦想。



        李云还是祝福他们更够成功,顺便在出名的时候把片酬送到道观里之类的...



        突然一股寒气袭来。



        还是只有李云和白沉感受到了这寒气阴风。



        又来了。



        这一次袭来的寒气,就连白沉都皱了皱眉头。



        “还没完没了了是不。”



        彻骨的冷意,发自内心的寒。



        突然在这大山之间,有一股薄薄的雾气开始弥漫,如梦,如幻,不知从何而来,不知到何处去。



        “怎么感觉有点冷,这大夏天的...”萌萌嗒的灯光师打了个寒颤。



        “可能是大山里独有的寒冷吧。”



        “嗯...我也这样觉得。”



        李云皱眉道。



        “已经能够影响人类的感官了?怎么回事...”



        白沉指着面前一排排的黑色阴影说道。



        “你看那是啥。”



        ......



        ......



        密密麻麻的身影,整齐规律的步伐,身披甲胃,气势如虹。



        只是这些密密麻麻的身影,都是幻影,加了特技的。



        李云的脑海里闪烁出一个很熟悉的词。



        阴兵借道。



        经常出现在过去的老港片里的词语,基本上英叔的每一部电影里都会出现这样的【奇特现象】。



        传说是过去的兵甲死后依然记得自己征战沙场的职责而化为游魂,依然在寻找着自己生前的敌人,也有传说是冥府的士兵在阳间征战。



        李云没有害怕这些气势汹汹的阴兵,而是伸手摸了上去。



        没有魂灵的触感,好像看不到李云一样直接穿了过去。



        “是思念体,士兵们死亡后的念缠绕在这片土地上,已经那么多年了都没有消磨掉吗。”李云看着这些过路的阴兵,心生敬仰,这些都是保家卫国的军人。



        不过并没有什么度化的必要,毕竟只是思念体而已,其本体魂灵早就投胎到不知道哪去了。



        只是,眼前这思念体还不是一般的多...



        不止一个队伍的阴兵。



        是接近一整支军队...



        浩浩荡荡,在这大山中行进。



        人间看不到的世界。



        “话说,思念体可以影响到肉体凡胎么...”



        “理论上是不可能的,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个我不敢保证。”白沉说道:“咱们的体质特殊,身体已经趋于灵质,在某种方面上更加的敏感...而这个世界相当的特殊,人与神秘之间有一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有很多能影响到我们的事情,未必能影响到凡人。”



        “不过呢,万事万物都有例外,比如说思念体拥有了自己的灵智,那也就是所谓的【思念体成精】,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无意识的东西产生灵智,需要的是【愿】和【执】。



        李云看着另一边的小黑,还沉浸在拍戏之中,一点都没有注意这过路阴兵的样子,好像他们并不存在一样。



        李云觉得,小黑只是懒得管这种【自然现象】而已。



        白沉微微眯着双眼望着这些阴兵思念体行进的路线。



        “你有没发现,这些阴兵都是朝着一个方向去的...”



        “嗯...”



        ...



        李云和白沉悄悄离开了这大学追梦人组成的摄制小组,跟着这些浩浩荡荡的阴兵走在大山之间。



        思念体不可能存在那么久,意志的力量是有限的,你就是意志力逆了天,这思念体形成的有限能量也不可能让幻象存在成百上千年,而且还是数量那么庞大的思念体。



        也就是说,这些阴兵可能有【成精】的可能性...



        虽然微乎其微,但能让思念体存在那么久的,也就只有精怪成型后的灵海了。



        “宿主,请妥善使用斩魔剑,这里很可能有真正的【精】。”系统突然严肃的说道:“生命只有一次,希望宿主了解这件事。”



        “额...我觉得并不是什么精怪。”



        李云只是看着眼前这奔流的阴兵们。



        即使只是思念体,成河流的数量聚集起来也能产生庞大的威慑力。



        这威慑力影响不了在场的任何生者,却能直接影响到李云和白沉——越来越冷了。



        “思念体成精啊,这可是很好的素材。”白沉双眼放光:“这种带着庞大精神力的思念体可以用来清蒸,油炸,鸡肉味,嘎嘣脆...”



        “你这口吻跟反派角色有什么区别,况且目前来看确定不确定也说不准,也许真的只是单纯的思念体而已呢。”



        李云看着眼前浩浩荡荡的阴兵们,怎么看都不像是有意识的样子。



        全凭借着本能在行动着。



        挥舞长兵短剑,阻击着什么人。



        不少思念体在【战斗】中倒下,最后消散,化为一缕白烟,然后再远方重生,重新从山的那边过来,参加战斗。



        往复循环,没有尽头。



        思念体因亡者的执念而行,因亡者的执念而动。



        在这一群阴兵的中间,有一个看起来约莫20岁的小姑娘,背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呆呆的望着月色。



        李云和白沉在看阴兵,小姑娘在望天。



        两方虽在观察着同一地点,却关注着不同的东西。



        这小姑娘不是鬼。



        是活人。



        李云上前打着招呼。



        “小姑娘,在此作甚?”



        “啊...”这小姑娘有点天然呆的样子:“哇靠,吓了我一大跳,这大晚上的...”



        “你才吓了贫道一大跳吧,大晚上的,孤身一人在这大山之上,可不是什么理智的行为。”李云摇头提醒道:“假如说贫道是心怀不轨的歹人的话,明年居士你的坟头草可是有五丈了。”



        “噗哧...”小姑娘笑出了声来。



        李云气不打一处来,笑,笑你妹啊笑,这是提醒人身安全啊。



        这明明娇滴滴的小姑娘,怎么那么不听....



        此时,这看起来娇滴滴的小姑娘撸起了袖子来,细瘦的胳臂上有一块块爆起的肌肉...



        好吧,这小姑娘并不娇滴滴,血气挺旺盛的样子...



        “嘿嘿,我平时可是负责扛大家伙的,这点肌肉肯定练的出来啦。”小姑娘咧嘴一笑:“倒是你和这位帅哥,娇滴滴的,我还想保护你们呢,这山里野狼啊什么的野兽肯定是不少的。”



        李云和白沉嘴角抽搐。



        象头山的野兽大家都熟没啥问题,李云知道这山里的野兽在自己和白沉靠近的时候自己就会瑟瑟发抖了。



        地震的时候野兽尚且乱窜,更何况是一条白龙还有修真者。



        “总之呢,谢谢你们的关心啦,我叫王棠,一个路过的大学生没,等一下可以一起下山哦。”王棠还鼓着肌肉自豪道:“我保护你们哦,弱男子们。”



        “在此之前,我要先忙忙自己的事儿...”



        此时,这金刚芭比小姐姐从身后的包包里取出不少东西来。



        烧鸡。



        焚香。



        还有...



        冥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