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未来女儿找上门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麻烦找上来

第五十九章 麻烦找上来

        “哦哦……”林轻岳有些心虚地扭过头,有一种偷东西被人逮个正着的感觉,虽然对方应该是在提醒他别总是看窗外。

        可是接下来课上林轻岳一直都老老实实,没敢往何柔那里看过一眼,生怕真的被人抓到。

        下课之后同学们都围了过来,八卦林轻岳和礼诗月舒的关系。在枯燥的学校生活里,同学之间的恋爱绯闻是为数不多亮色。

        林轻岳应付着同学,何柔偶尔也会参与进来说笑。

        说起来还真的蛮惨的,以前和何柔不是同桌的时候,林轻岳还可以没事就望对方的脸,现在成为同桌了,反倒不敢光明正大的看了。

        月舒也是一下课就跑到林轻岳座位上了,向众人大肆宣扬着“兄妹恩爱”日常。

        林轻岳对于有些事情倒是有些耳熟,好像是他和林佳韵的一些过去,被她移花接木到自己身上了……她到底是从哪知道那些事的啊!未来的自己说的?还是说是未来的一抹多说的?

        上午的课程很快结束,林轻岳带着俩闺女走到学校对面吃午饭,有了闺女之后,他也算是正式告别往日的白饭配老干妈的那让人心酸的午餐,带着礼诗月舒随便点,然后拎着打包盒走进教室。

        “我看你上课好像总是走神啊!”林轻岳用筷子敲了敲月舒的脑袋,“再这样下去,期中考试要凉了你。”

        “因为太无聊了啊……”林月舒叹气,打开保温杯,里面是林轻岳上午做的奶茶,可怜兮兮地,“我可不可以申请无限期放假?”

        林轻岳在月舒的脑袋上弹了一下:“想的美!都是一个爹,为什么你和礼诗的差距这么大?”

        “所以我说啊,这都是你的责任,我是被你惯坏的!”月舒理直气壮。

        正说着,又走进来几个学生,众人说笑了几句,各吃各的饭。

        没过一会儿,杨贞馨也走了进来,坐到自己位子上,从桌肚里拿出老干妈酱,打开白米饭的饭盒子。

        她的饭盒是那种一次性塑料的,但是已经用了很多次,每次用完就洗干净,带着饭盒去打饭每次就省下五毛钱的打包费。饭店老板觉得她家里比较穷,也一直没有为难她。

        “什么味道,老干妈的酱……”不满的声音在教室里响了起来,有人明知故问,甚至自问自答。

        “不好意思啊,我比较喜欢吃老干妈。”林轻岳笑着起身,拿过样杨贞馨的老干妈,用筷子挑了一点放在米饭上。

        “哦……没关系,我就随口一说。”那人脸上赔笑,“说起来,状元公今天吃的挺丰盛的嘛!”

        “还行。”林轻岳笑了笑,又把老干妈还了回去。

        月舒坐在何柔的位置上,暗地里使劲掐他。

        “杨姐姐,我吃不下这么多,你帮我分一点好不好……”礼诗微笑着道。她和杨贞馨是同桌,夹了几块鸡块和几个配菜放在杨贞馨的碗里。

        一来可以在老爸面前展示自己温柔的一面,二来可以牵制杨贞馨。

        听月舒说这个杨贞馨在将来可是个难缠的角色。但是根据礼诗的分析,越是这闷闷的性格,就越不容易表露感情。只要和她成为朋友,那么就算她真的喜欢林轻岳,那么也不会和朋友“抢男人”!

        杨贞馨抬头看了眼礼诗,眼中毫无表情,随后把鸡块和其他一些的菜统统夹到了林轻岳的饭盒里。

        林轻岳蒙头吃菜,心中暗笑礼诗太天真了……他想一想就知道自己这个闺女的目的,但是很可惜没用。因为她不了解杨贞馨,对方那么高的自尊心,可不是谁都能混熟的。

        而且礼诗也被月舒的情报搞错方向了,杨贞馨可不是何柔的情敌,而是他林轻岳的情敌。

        只是,万一哪天礼诗要是知道了这件事,按照她的性格会怎么做呢?

        说不定会自己去诱惑杨贞馨,舍身为父,牺牲自己帮老爸解决一个情敌,反正礼诗和何柔长得也挺像的,她说不定会以为比较容易。

        “状元公在不在?”突然门外传来一道陌生的声音。

        林轻岳抬头望去,只见一个圆脸的男生站在门口向他招手:“你能不能出来一下,我有事找你。”

        对方戴着圆框眼镜,憨笑着,看上去人畜无害。

        “哦。”林轻岳平静地走了出去,“有什么事?”

        “你能不能跟我来一下?”圆脸拉着林轻岳的手,稍稍使劲。

        林轻岳淡淡地瞥了眼对方的,点点头就跟着对方走到楼梯口。有四、五个人藏在楼梯口或蹲或站,还有两个在吸烟。

        “状元公来啦。”其中一个男生深深地吸了口烟,然后把烟扔在地上,狠狠地踩灭,脸上笑容还算热情。

        而其他人则默默地把他围了起来,有两个不着痕迹地堵住了他的后路。

        林轻岳看着为首那人染得黄黑相间的头毛,不由得想起了曾经见过的一条流浪狗。

        “久仰大名啊状元公,我是9班的常明,你听说过我吧。”流浪狗笑着道。

        “哦,还没听过。”林轻岳淡淡地,目光随意地在他的身上扫过,有种居高临下的俯视,仿若目中无人。

        他其实听说过常明的名字,对方是十四中有名的混混。打架斗殴吸烟喝酒,甚至还有传言说他吸毒。当然林轻岳估计吸毒是假的,但是别的事情应该基本都干过,有一次在后操场聚了几十个人围殴几个高一的,威风的很。

        但是这样的人也从来没有招惹过林轻岳,混混和顶尖学霸之间仿佛有一道无形的线,让他们彼此泾渭分明,基本没有相交点。一个学校,两个世界。

        常明的笑容微微一滞,校园混混平日里咋咋呼呼哗众取宠,最大骄傲就是自觉在校内有点名气、然后还可以轻易找女朋友。但是林轻岳却轻描淡写地在这骄傲上踩了过去。

        他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但是没有一点脸皮是当不了大混混的,常明随即笑道:“哈哈,很正常,状元公的脑子应该只会记得数学公式啊,物理公式啊,化学方程式之类的嘛。”

        林轻岳微微皱眉,对方声音里带着讽刺,好像在说他是一个书呆子:“你们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虽然他大概也猜出来了。

        (回想起来,高中的混混总是能找到漂亮女朋友,我记得我那时的校花就是一个大混混的女票……虽然那个混混后来又劈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