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山村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四章时间紧迫

第一百二十四章时间紧迫

        “姥爷,事非得已,希望您老人家不要怪罪。您先在这里将就一下,今晚我就送您入土。”

        我拽来一床被子,盖到干尸身上,将整个白床单不留缝隙的盖在下面,不露出一点端倪。

        这一切做完之后,我还是担心会有人突然闯进来,于是走出屋子锁上房门。

        来到客厅,我休息了一会,发现客厅里没有一个人影。

        现在是下午,家人应该都出门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

        我扭头看向右边,爷爷的卧室房门大开,里面传出一阵细微的声响。

        虽然他不是我爷爷,而且与我没有半点血缘关系,但他毕竟关乎到我将来的安危,所以我决定去看望他一眼。

        走进屋里,我看到“爷爷”正在伸手拿床头的茶杯。他的模样有些怪异,完全不像之前见到样子。

        脸庞惨白得毫无血色,两颗红肿的眼球深陷到黑色的眼眶中,嘴唇更是裂开一道道血缝,完全就像沙漠中几十天没有饮水的迷路者。

        我惊疑的望着他,出于关心,问道:“前辈,你怎么了?”

        他这模样不太正常,与之前相差也太大了。

        虽然他和我并无半点瓜葛,但如果他出什么意外那我接下来完成的任务就毫无意义了。

        老人好像没有注意到我,他半躺在床上艰难的挺起身子,伸出颤巍巍的右手,缓缓抓住茶杯然后凑到自己的嘴边。

        他的胳膊颤抖得厉害,杯子里的水摇摇晃晃,水珠都溅到了地上。

        我心里顿生疑惑,我昨天可是见识过他的拳脚,以他的体魄不至于拿个水杯都这么费力吧?

        依我看,他这副年迈衰老的模样极有可能是装出来的。

        想到此处,我并未急着上前,脸上虽然很是紧张,但依然只是站在门口默默的注视着他。

        爷爷手中的茶杯还没来得及凑到嘴边,脸上已是一副极其渴望的表情。

        他迫不及待的伸出嘴里的舌头往水杯里探,舌头非常短小且呈现出一种灰白色,怎么看都不是常人该有的样子。

        他吃力的撑开嘴巴,但舌头还没接触到杯子里的水面,他的右手突然猛地颤动一下。杯子“咣当”一声掉在地上,水渍泼洒一地。

        老人脸上一阵抽搐,嘴里呜咽着吐出“咕哝,咕哝”的杂音,嘴缝里随之渗出白色的泡沫...

        我还没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却看到他的身形开始迅速萎靡,皮肤逐渐干瘪下去,连血肉都凹陷为坑坑洼洼的小洞,完全变成一具皮包骨头的干尸!

        我心里一惊,意识到他这模样应该不是故意装出来的。毕竟这种情况有悖于常理,如果仅仅是为了装出病怏怏的模样,这样做也太过夸张。

        让我感到惊骇的是...他这般模样完全不像病人。仔细打量他现在的样子:嘴唇凸起、嘴角向前收缩,眼珠泛白,口吐白沫,面颊两侧裂开一点点半月形细纹。

        我不得不承认一个可怕的事实,他现在的模样...更像是一条脱水的鱼类!看到眼里有种说不出来的诡异。

        “你...没事吧?”我轻喘口气,缓缓移动步子走到他的身前。

        老人深深的低着头,嘴里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嘴角渗出的白色泡沫滴答滴答的落在了地上。

        我感觉他现在的身体状态有些危急,于是连忙捡起水杯,拿起桌子上的水壶,倒了一杯茶递到他的嘴边。

        爷爷用双手撑着床

        单勉强使自己的上身立起来,他急切的将嘴巴探进茶杯,咕咚咕咚两声将里面的茶水一饮而尽。

        一杯茶下肚,我见他的身体状况并没有明显好转,又接连给他倒了五六杯茶。

        没想到他没有一点停止的意思,睁着布满血丝的双眼一个劲儿的喝水。

        当水壶里的最后一滴水被我倒进茶杯,我只得对他说:“还渴吗?已经没水了。”

        爷爷微微张开嘴巴,舔了舔皲裂的嘴唇,胸口还在剧烈的起伏着。

        我按耐不住心里的好奇,问道:“你的身体...不要紧吧?”

        爷爷抬头瞥了我一眼,阴冷的眸子盯得我头皮发麻,“不用你管。”

        没想到我好心帮他,还碰了一鼻子的灰。不过他对于自己的身世这般守口如瓶却是我不曾料到的。

        我皱着眉头关心的问:“前辈,你不是还要完成我爷爷的遗愿吗?但我看您这身体状况,实在有些担心...”

        老人轻哼一声,将背部靠在床沿上坐稳了身子。“小子,好听话谁都会说,你用不着担心我。而且依我看,你更担心的是自己能不能脱离险境吧。”

        我略显尴尬的擦了擦鼻尖,“爷爷既然去世前给我指明了道路,那我当然要尊重他老人家的意愿。”

        “你不用拐弯抹角,老夫向来说到做到。既然已经许诺你那就肯定不会反悔,这一点你大可放心。况且你爷爷与我关系非同寻常,我就算是落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也要替他挽救子孙后代。”

        他的双眼直愣愣望着屋顶,语气虽然依旧冰凉,却让我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地。

        “前辈,那...我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我好心的问道。

        “我自己的情况我最清楚,还轮不到你来插手!”老人严厉的话语依旧是不给我留一点情面,他停顿了一下,沉声道:

        “今天...你也看到了。我的身体状况等不了你多久...恐怕明年春天就是我的大限,如果你还不能满足条件,我也是无能为力了...”

        听到此话,我心里一颤,不由得有些惊慌。虽然不清楚他到底是何种存在,可是从他的话可以听出他这种形态并不能存活太久,现在是十一月中旬,还有三个月左右的时间他就会烟消云散,如果到那时我还不能完成s级任务,那我就真的要当一辈子打更人了!

        我的脸色渐渐发白,张口应到:“好...我一定会尽力而为。”

        “不是尽力而为!而是必须做到!”老人剧烈的咳嗽了一声,紧紧的抓住我的胳膊:“小子,你要记住,无论如何,也要在老夫陨落前完成任务,然后立即过来找我!否则神仙也难救你!”

        我被他说的有些紧张,连忙点头,“好,我知道了。多谢前辈提醒。”

        老人见我神色坚定,这才放下心来,缓缓松开右手。

        我刚要转身离开,听到身后传来一句幽幽的话音:“小子...有件事我还是了解一下为好。”

        “前辈还有什么事?”

        他眯着双眼上下打量我,“在和你初次见面之际,我就感觉你身上的气息十分古怪...”

        我并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疑惑的问:“前辈为什么这么说?”

        老人摇了摇头,脸上带着困惑的表情,“这种感觉让我心里感到什么不安...确切的说,是因为你身上的阴气浓郁到一种可怕的地步...”

        “这难道不是和我的身份有关?”我身为打更

        人,整天出入在那些邪门的地方,身上难免沾染一些阴气,所以我觉得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不。”老人神色一凛立即否决了我,“你身上的阴气并非来自于你自己,而是从别的器物上散发而出...”

        “别的东西?”我瞪大眼睛思索着,“是...什么东西?”

        老人露出凝重的神色:“之前我也不太确定,但昨天中午,当你背包里的东西露出来的时候...我竟然感觉到一种极为恐怖的威压!

        甚至让我的心里都感觉到一种恐惧!”

        “还有这种事!?”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难道是因为我的灯笼?”

        “不错!就是你的鬼灯!”老人的神情立刻严肃起来,“那件东西所散发出的阴气极为浓郁,甚至让我都感觉到了危险!”

        我心里有些纳闷,眼前这位老人应该也是灯灵才对,为什么对同类的反应会如此强烈?而且依他自身的实力,没必要会惧怕一个失去鬼灯吧。

        “可它只是一个鬼灯而已。”

        “这我当然知道,但是鬼灯里的东西就不会那么简单了...”老人阴沉着脸说:“我暂且还没有察觉到他的气息...所以不能确定他到底是什么来头。”“按照规矩,有些事我不便插手。可是无论怎样你都不能掉以轻心,务必要对里面的家伙保持警惕!”

        “鬼灯只是打更人的工具而已,应该...没有这个必要吧?”

        我有些怀疑他说的话,毕竟灯灵可是与打更人共患难的伙伴,怎么可能会有异心,何况我已经和慕老相处过很长一段时间,他肯定不会加害于我。

        “你这小子想的太过简单!”老人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灯灵和打更人一样,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能在阳间停留更长时间。所以与打更人只是单纯的利益关系。如果灯灵心生恶意,则会侵入打更人的灵魂完全控制他的身体!”

        “而你手中的鬼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里面的家伙非比寻常,具有很大的邪气,如果你对他完全不加防范,到时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看着老人一脸凝重的神色,我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点头答道:“多谢前辈提醒,我以后知道怎么做了。”

        老人听到我应允后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小心驶得万年船,你经历的事情太少,根本不明白其中的道理。本来我是不打算和你说这些话,不过我看你心存善念就多了两句嘴,不然等到了那边你爷爷肯定要怪罪我。”

        老人翻了个身躺在床上,“好了,跟你说的已经够多了,出去吧。要记住,你的时间非常有限,一定要尽快完成任务。”

        “放心,三个月后我还会回来的。”我长舒口气,真切的感觉到了时间的紧迫性。

        走出爷爷的卧室,我来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思索着刚才的谈话。

        到了下午的时候,父亲,母亲,和妹妹陆续从外边回来。

        父亲一脸惊讶,问我为什么还留在家里,我解释说身体不适,待到明天再走。算是敷衍了过去。

        吃饭的时候,父亲说姥爷的尸体还没有找到,一边吃饭一边咒骂挖尸体的人。

        我在椅子上如坐针毡般难受...不能再耽搁了,吃完饭碗就做准备。

        今天晚上一定要让姥爷的尸体入土为安!

        ——————

        作者:惊悚来袭!胆小勿入!

        两张月票加一更,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