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名门谋婚之宠妻无度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苏醒!

第二十九章 苏醒!

        颜夕本来没有抱有多少的期待,漫不经心的听着,只是话语中的内容却出乎她的意料,她的双眸也不由得越睁越大。

        她满是惊讶的回眸看他,不自觉的出声问道,“你当初为什么没有用这张底牌?如果你用了,很可能你就赢了。”

        颜正雄看着她,浑浊的老眼中渐渐温和了些许,缓慢道,“我当时只是想着,无论我们怎么争夺,最后的掌权左右也不过是落在颜家人的手上,并未危及到家族的安全,所以便没有动用。”

        颜夕的面色微微僵硬了一下,眸色渐沉。

        她一直都以为颜家外强中干,已成衰落之势,却没有想到,颜家竟然还有隐藏的力量。

        倘若颜正雄真的动用了那张底牌,可能最后输的人便是她了。

        她也真是足够大意,竟然回到颜家这么久都不知道有什么家主印记的事情。

        所幸,颜正雄顾念了一下他们之间的父女情,将这件事情对她和盘托出。

        否则,今后,她可能连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灰色势力,在边缘地带来回的游走,是一把可以杀人,也可以救人的双刃剑。

        颜夕思虑了些许后,便慢慢握紧了手中的戒指,将它收将起来,对着颜正雄微微颔首道,“虽然我不会原谅你,但是,我还是谢谢你。”

        她顿了一下,动了动唇,补充了一句,“父亲。”

        颜正雄的双目渐渐泛红,声音微微颤抖,连连点了点头,“好,这样也好……”

        颜夕抿紧了樱唇,静默了许久后,便转身离开了病房。

        临走之前,她嘱咐了林雨歌派人好好照料,除此之外便没有再说其他。

        颜夕一直沉默着回到了顾墨琰所在的病房,只是刚到门口,她的脚步便不由得顿住。

        套间的房门向外敞着,似乎方才有人来探望顾墨琰。

        颜夕心中估摸着可能是乔伊凡或者是杜凌炀,便也没有在意,只是如同往常一般,走了进去。

        刚踏入房间,一道极其锐利的目光便向她投来,带着微微的凉意。

        颜夕的脚步忽地一顿,不由得迅速抬眸,向那道目光的方向看去,却见到了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

        他看起来五十左右的年纪,鬓间微微泛白,脸上虽然有着些许的皱纹,但是轮廓分明,五官工整,一看便知年轻时也是位难得一见的美男。

        只是,他看向颜夕的眸光却隐隐的带着几分不悦,使得颜夕不自觉的便警惕了起来。

        “你是谁?”颜夕微微眯了眯眼眸,主动开口问道。

        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上的衣装全是上乘,身后又跟了几个秘书样的人物,举手投足间尽显高贵儒雅,显然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在颜夕的印象中,她并不认识这个男人,也没有在顾墨琰的周围见过。

        所以,倘若非友的话,那必定是敌。

        虽然这个男人看起来有些眼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但是,在这个世界上,想要帝皇顾总真正倒下的人有很多,或许,就包括眼前的这个人。

        那男人见到颜夕眸中的警惕之色,眉头不由得慢慢皱起,“你就是墨琰的那个未婚妻?”

        颜夕忽地一愣,迅速缓和了神情,“请问您是?”

        虽然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但是他这般直接的喊顾墨琰的名字,想必也是顾墨琰所相熟的人。

        那个男人的眸光从颜夕的身上淡淡的扫了一眼,上下打量之后,眉头不由得皱得更紧了些,“虽然我希望他早日结婚,但是没想到他会这般的敷衍。”

        颜夕怔了怔,随即便迅速反应了过来,面色微微有些冷,“不好意思,您在说别人的同时,是不是应该先亮出自己的身份,这是最基本的礼仪。”

        那男人的眸子紧紧的盯着颜夕,静默了几秒后,便冷声道,“我是帝皇的董事长,顾景林。”

        他顿了一下,微微垂眸,看向躺在病床上的顾墨琰,又补充了一句,“也是这个男人的父亲。”

        颜夕闻言,身子顿时便僵硬在了那里。

        顾墨琰的……父亲……

        突然出现在病房中的男人竟然是顾墨琰的父亲?

        仔细想想,这个男人的轮廓与顾墨琰的竟然有五六分相像,难怪她一看到就觉得有些熟悉。

        不过看这情形,顾墨琰的父亲似乎对她的印象并不好,从第一眼见到她开始。

        他的眸中似乎对她有些莫名的敌意,脸上看起来也没有丝毫的笑意。

        想想也是,自己的儿子为了别的女人昏迷不醒,她又如何去奢求别人能够给她什么好脸色看呢?

        若是她的话,恐怕也会很生气的吧。

        未待颜夕想好该如何应对,顾景林便冷声开口,“虽然我不知道你和墨琰之间发生过什么,但是,你不适合墨琰,更不适合做我顾家的儿媳。”

        他看着颜夕逐渐苍白的容颜,继续道,“无论墨琰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我都不会反对,唯独你不可以。”

        一字一句,宛若尖刺一般,戳入颜夕的心脏。

        虽然颜夕早就预想过这种结果,但是真正的从顾墨琰父亲口中听到这些话,她的心中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颜夕勉强从自己的嘴角扯出了一抹笑容,努力平静自己的声音,“我能问下原因吗?”

        顾景林缓缓向她走近,一双眸子紧紧的盯着她,“墨琰是顾家的唯一继承人,是帝皇的总裁,却因为你三番两次卷入麻烦,如今还昏迷不醒。你觉得这样的你待在他的身边能够为他带来什么?是磨难,是痛苦,还是不幸?”

        颜夕蓦地一怔,顿时觉得有些哑口无言。

        显然,他说的很对。

        一直以来,她似乎都没有真正的为他做过什么,只是害得他无端连累。

        每次她遇到困难的时候,他总是会默默的帮她解决。

        正如上次锦泰的事情,她完全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在暗中斡旋,帮她扳回一筹。

        然而,她却只是享受着他的帮助,最后还让她为自己承受了痛苦。

        若是这样一想,她确实没有资格待在他的身边。

        但是,陪伴一个人,与他一辈子在一起,并不能用是否有资格来衡量,只是看想与不想,愿意与不愿意罢了。

        顾景林见颜夕没有说话,便慢慢转移了视线,将双手背在身后,沉声命令道,“墨琰这边,我会派人照顾,不用你操心。现在请你离开这里,以后墨琰若是醒来,你也不要再见他了。”

        颜夕愣了愣,静默了几秒后,便缓缓抬眸看他,“我已经没有可去的地方了。”

        顾景林的眉头皱起,神情渐渐的有些不悦,“偌大的颜家,难道还容不下一个你吗?”

        颜夕微微一笑,“颜家不是我该去的地方,我的容身之处也只有他的身边而已。”

        她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将眸光投向顾墨琰,神色温柔。

        顾景林的老脸渐渐黑沉了下来,声音带着微微的怒意,“颜小姐,看来,我说的话,你还没明白。我并不是在与你商量,而是在正式的通知你。”

        颜夕回眸看他,眸中一片平静,“我明白您的意思,只是您说的事情,请恕我做不到。”

        顾景林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她,面色愈发的黑沉,“如果你做不到,我自有办法帮你做到。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没有在和你开玩笑。”

        颜夕嗯了一声,轻点了点头,“我知道您位高权重,站在众人无法企及的顶端,想做什么也可以轻易做到。只是……”

        她顿了一下,遂即眼波流转,嘴角慢慢浮起微微的笑意,“根据国家律法,即便是您也无法阻止我待在我丈夫的身边。”

        顾景林的面色倏地一变,眸色慢慢沉将了下来,“你说什么?”

        “我说,我和墨琰已经结婚了,我是他法律上名正言顺的妻子,父亲。”颜夕凝望着他,一字一顿道。

        顾景林的脸上顿时浮起了一抹浓烈的怒意,一向沉稳的音调也不由得拔高了几分,“你们竟然结婚了!”

        颜夕没有说话,一脸平静的模样,似乎对此不置可否。

        顾景林见状,愈发的怒了,冷沉着声音道,“没想到你的心机竟然如此之重,竟然会蛊惑墨琰结婚,来个先斩后奏!”

        颜夕闻言,心中有些不太舒服,不自觉的便出声顶撞了回去,“恐怕您要失望了。是您的儿子将我拐到了民政局,办理了结婚登记。否则的话,您觉得按照墨琰的智商与城府,我的小把戏对他有用吗?”

        顾景林的眉头越皱越紧,心里虽然知道颜夕所说不假,但是想到顾墨琰这般草率的就与这个女人结了婚,他心中的这口气还是难以下咽。

        他自认为自己不是个冲动暴躁的人,但是这个女人说的每一句话似乎都能够轻易的挑起他的怒火。

        “即便是结婚了,也依然可以离婚。”他沉着声音道。

        颜夕的小脸也渐渐冷了下来,“离婚需要双方当事人同意,您似乎做不了主。”

        顾景林的神色微动,仿佛忽然间想到了什么,眸中似乎闪过一抹隐隐的痛意,只是很快便掩了下去。

        “只要分居两年,便可以起诉离婚。”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神情高傲。

        颜夕微微冷嗤,“您就这么笃定,您能打赢官司吗?”

        “我说过,我有许多种办法让你放弃。”顾景林看向她的目光带着些许的不屑,似乎并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颜夕的面色愈来愈冷,秀丽的樱唇也不由得渐渐抿将了起来。

        顾景林,帝皇的董事长,人脉广泛,社会地位超凡,手中所拥有的势力也是她不可想象的。

        他说的话,并不是在随便的威胁她,必定是有一定的事实依据。

        虽然她相信顾墨琰,但是如今他昏迷不醒,什么时候苏醒还尚未定论。

        倘若他父亲真的要专心对付她,她也没有完全足够的信心。

        毕竟,于他们这些商界老人来说,她不过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新手,只是略懂皮毛,身上还有很多能够让人抓住的弱点。

        她渐渐有些担心,像现在这样待在顾墨琰的身边会不会成为一种奢望。

        颜夕越想,心便越沉,秀眉也不禁紧紧蹙起。

        顾景林就这般注视着颜夕,神情严肃,周身带着一种隐隐的威压,显然是经过岁月沉淀后的结果。

        就在两人对峙之时,一个清冷的声音忽地响了起来。

        “你们在说什么?”

        熟悉而又冷慢的声音,带着一丝微微的慵懒,让颜夕的身子微微一颤,呼吸也紧跟着顿了一下。

        她迅速转眸看去,却见到一直躺在病床上的男人已然坐起,虽然面色还有着微微的苍白,但是那一双如墨的眸子正直直的看着她。

        颜夕的心脏猛地一跳,一股浓烈的喜意迅速便涌上了心头。

        那是难以言喻的喜悦,仿若暴风骤雨一般,让她几乎要发狂,要高歌!

        他竟然醒过来了!

        他竟然只用一周的时间便苏醒了!

        他竟然又再次富有生气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这一瞬间,什么言语似乎都难以去描述她的心情。

        能够再次见到他安然无恙的模样,于她来说,便已经是极其幸福的事。

        顾景林也回头看到了顾墨琰,那冷沉的老脸上竟然也带着些许的喜色,严肃的神情似乎也慢慢放松了下来。

        没有什么,比看到自己所担心的人安然无事更重要。

        很快,顾墨琰的眸光便从颜夕移到了顾景林的身上,俊眉微微挑起,“您怎么在这里?”

        “你受伤昏迷,我自然要过来看看。”顾景林缓声回应。

        顾墨琰的薄唇淡淡勾起,“我现在没有什么事,您也可以安心的回去了。”

        “我过来看你,你就这般的态度?”顾景林的语气隐隐有些不悦。

        “我既然在这里,那便说明,帝皇那边必定没有人管理。帝皇需要您,您应该将时间花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面。这也是您一直教育我的。”顾墨琰不急不缓道。

        顾景林沉着眼眸,盯着他看了几秒,最后还是缓缓转过了身子,“注意休息,早点恢复过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