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农女很闲在线阅读 - 293 好多好多奇葩

293 好多好多奇葩

        那妇人在绥远县的时候,就是出了名的会撒泼,但谁也没想到,她会撒泼到端王妃的面前来。

        “找王爷?好啊……”穆听澜脸上带着笑,“闻樱,去将王爷请过来。”

        妇人见状,手心里捏着汗。

        她就不信了,一个妒妇,真的能得王爷喜欢?

        而那怜儿姑娘,从穆听澜让闻樱去请人的时候,便挺了挺胸膛,端方的跪在那里,倒显得她隐忍不屈,让人怜惜。

        穆听澜轻哼,她倒要看看明庭能给这种人什么颜面。

        闻樱刚要出门。

        一个老妇人开了口。

        “王妃娘娘息怒,只不过是后宅小事,因为这些就打扰了爷们,怎么都会让外人看了笑话。”

        闻樱可没听她的。

        脚步还往外走,要去请王爷。这群穆家人真是过分,谁看不出来她们那点心思,不就是想给王妃安一个善妒的罪名吗?

        她是王妃的人,王妃没让她停,她就不停。

        那老妇人顿时酸了脸。

        穆听澜倒是出了声,唇边带笑“闻樱,先等等。”

        闻樱的这个态度,她喜欢。自己没发话,任谁说什么也不好使。

        只是那笑容,放在老妇人的眼里,怎么看怎么刺眼。

        她是穆家这次来的亲戚里,年龄最大,辈分最高的,原本穆听澜将她跟一般人放在一起,不奉为主位,她就有些不悦了。

        可现在,连一个丫鬟都不听她的命令,让她怎么能忍?

        穆家好不容易出了一个人上人,她可不能任由这个丫头这么不懂规矩,否则将来出了差子,丢的可是穆家的脸!

        “王妃娘娘,浣娘不懂事,但娘娘怎么能也跟着胡闹?”

        要说活到五十岁,在这个时代也算是长寿了。按辈分,她应该是穆听澜的曾祖母一辈,比穆老爷子还高。

        不过就这个岁数的人,不想着颐养天年,却总想往手中拉拢权利,这就非常尴尬了。

        穆听澜笑笑,她见过拎不清的,却从来没见过如此拎不清的。

        闻樱也是被调教了挺久,自然知道这叫以下犯上,“住口,王妃娘娘岂是你能教训的?”

        那老妇人登时拉下脸,“民妇好歹是王妃的曾祖母,你算什么东西?”

        “闻樱。”穆听澜轻轻开口,不是斥责,算是安抚。

        只是那老妇人听不出来,还以为穆听澜将她的话听进去了,心里颇为安慰。

        然而她安慰了,那位堂姐却不乐意了,“曾姑母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她不懂事?

        穆听澜没说话,就看着她们狗咬狗。

        这两家其实不算亲近,彼此之间还有些竞争,这次来邺城,自然是抱了差不多的想法,谁都想攀上端王府的大腿。而她们这些内宅女子,可不就得从王爷身上下手?

        得了王爷的垂青,那好处不是接着来吗?

        “什么意思?”那老妇人看了一眼穆听澜的脸色,脸上露出一抹讽刺的笑意,“怜丫头从辈分上,还是王妃娘娘的侄女,你说你打的是什么混主意?”

        “我没有!”那妇人抻着脖子宁了一句。

        她们就算有什么心思,也不能在这个地方说出来。

        穆听澜轻笑道,“堂姐这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怜侄女失了清白,难不成不是在打我家王爷的主意?”

        她是想!

        那妇人心中恨恨。

        但谁知道她穆听澜是个妒妇,竟然连自己女儿去端王府都不愿意,怕的什么,不就是怕分了王爷的宠爱吗?

        她没办法,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她想让端王爷看看,看看穆听澜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货色,而且她的怜儿长相不差,又容易惹人怜惜,哪个男人能不爱这种?有穆听澜作对比,说不定王爷直接就看上怜儿了呢?

        若怜儿真的能进王府,将王爷拿捏住,别说侧妃,说不定穆听澜都得给她让路。

        到时候,穆家,不还是她们一家说的算?

        当娘的这样想,做女儿的也不遑多让。来邺城这几天,见过的不少,她就更不愿意会绥远县那个破地方。

        这里才是人过的日子,才是配得上她的日子,她说什么也要留下,把穆听澜的一切都抢到自己手里!

        母女对视一眼,也不是蠢到极点了,怎么会不知是刚刚太过激进?

        “王妃娘娘,咱们怜儿不过是想去府上看看,但您出口伤人,这是怎么个道理?咱们虽然卑微,但也是人,您是王妃,但也不能随意如此肆意行事。”

        那怜儿姑娘也道,“王妃娘娘不喜怜儿,怜儿自然会认清身份,绝不逾越,可王妃一开口就往怜儿往死里逼,难道这大齐没有王法了吗?您身为王妃,就能将女子家清誉视为儿戏吗?”

        闻樱听她们这颠倒是非的话,大怒,可穆听澜半响没有吭声,她又不敢直言,一张俏脸生生憋得通红。

        “怎么,你的意思,这是本王妃的不是了?”

        “民女不敢。”

        嘴上说着不敢,但那姿态,怎么看都是相当敢。

        “那你们母女想怎么样?”

        “当然……”妇人刚出声,就自觉的顿住了口,她想做什么?她自然是想让穆听澜主动开口,把怜儿带进府中,最好是直接当个侧妃!

        可穆听澜揣着明白装糊涂,根本不理她这个话茬!

        她能说什么?

        她说不出口,那怜儿姑娘就更说不出口了,跪在那里委屈的不行,暗恨穆听澜不识趣。

        “你们不说,那本王妃来说!无非就是邺城的富贵迷了你们的眼,竟然将主意打到本王妃和王爷的头上,你们好大的胆子!”穆听澜忽然厉了颜色,言辞凌冽,“既然不想要脸,那是本王妃也犯不着顾念情面!来人!给本王妃将这对母女拖出去,重打二十大板!”

        “凭什么?”

        怜儿姑娘立刻喊出声。

        在场就没有不惊讶的,王妃这是连颜面都不顾及了?

        “凭什么?就凭你们以下犯上!胆敢指责本王妃!”

        她好歹也算皇亲国戚,一个草民,也敢跟她叫嚣?之所以之前没急着处理,是想看看这对母女到底敢说到哪一步,做到哪一步。

        自己心里惦记着,还想要逼她开口,真当她是好脾气的人?

        “那民妇有没有资格说一说!”眼见穆听澜真的要打人,那老妇人又坐不住了。

        她可是穆家辈分最高的人,这母女如何她不管,但她不能看着穆家最有出息的,慢慢成为一个妒妇,那可要连累整个穆家都成为笑柄。

        穆听澜眯了眯眼。

        看来她真的是脾气太好了,这一个两个都想来对她说教?

        好的很。祖父多年缠绵病榻,主家难免示弱,看来她之前是想错了,并不是所有穆家人都没心思,瞧这里不就有蠢蠢欲动的吗?

        说不定还是之前常靖义将他们压制住了,所以才没起波澜呢!

        也好,那她就趁这个机会,好好让主家在穆氏一族里立立威!

        “你又有什么想说的?”

        穆听澜这把连尊称都不再用,无形中又强调了自己的身份。

        果然是没有娘教,如此不懂规矩!那老妇人不满,“你娘过世的早,很多规矩都不懂,你相公是皇亲国戚,是亲王!自然不可能一辈子只有你一个女人。”

        老妇人说着,还拿眼睛看了看穆听澜,见她没有反应,继续道,“而你,民妇承认你有本事,能成为王妃,但既然咱们都是穆家出来的女人,一家人就不能说两家话。你飞上枝头了,怎么能不想着家里的人?”

        闻樱听了气的简直要爆炸。

        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王妃跟你们是一家人?你们也配?

        穆听澜倒是换了一个姿势,继续靠在主位中,看着那老妇人。

        老妇人清了清嗓子,“既然,主家没个像样的女主人,民妇就不得不承担起这个责任,你身为王妃,绝对不能善妒,虽然怜儿确实莽撞了些,但你又怎么能无动于衷?”

        “你的意思是,本王妃还得将这个人带回府中,献给王爷?”

        那怜儿一听此话,脸上瞬间一喜。

        “怜儿的身份自然是不合适。”老妇人却接着道,“她是你的侄女,姑侄同侍一人,这传出去,我们穆家会被人说没规矩。”

        “皇家哪里管这些!”怜儿娘终于说出了口,她女儿是侄女怎么了?跟主家血缘也不是多近,再说了,皇家哪里管什么辈分?那进了端王府,就是王爷的女人!

        “你给我住口!我们穆家,是重规矩的人家!”

        言辞恳切,面露愧色,好像真真是为了穆家出了这么多不懂礼数的人而感觉羞愧。

        穆听澜看这两人争的激烈,心中冷笑。

        看来,这是早就打好了的注意?

        “王妃,我是你长辈,你该听长者的劝才是,这么多姑娘里,跟你平辈的不少,咱们穆家还都得靠着端王府提携,你怎么说都应该选几个,带回府,献给王爷才是。”

        “献给王爷?好啊,想去端王府的都给我站出来,我看看,这身份合适又俊俏,有心思去端王府的姑娘,究竟有多少?”

        “王妃!”闻樱惊呼一声。

        穆听澜未作理睬,目光扫向这一众人,“怎么本王妃都没瞧见有人动啊?老夫人难道是想强逼着谁来我端王府吗?”

        “你们!”老妇人瞅了一圈,见当真没谁站出来,恨得咬牙。这些个人什么心思,她会不知道?

        一个个的都不开口,就想着机会能送到自己手里?

        静默了一会儿,穆听澜笑着开口,“老夫人,我们端王府,可不做这强迫人的事儿。”

        “我去!”话音刚落,穆怜儿就开了口,“我去端王府。”

        她不能等了,她看出来了,只有借着她高祖姑母的压迫,才能逼得王妃开口将她们带到府中。

        若是错过这个机会,她以后不止进不了端王府,还会被其他穆家人耻笑!

        她现在只能豁出去,不管不顾,等进了端王府,她不信穆听澜还能当着王爷的面对她如何!

        对,王妃之所以现在这么猖狂,那是因为王爷不在这里,否则她就算顾忌自己在王爷面前的形象,也不会如此肆无忌惮。

        穆听澜扬眉,“好,就这一个,没别人了?别说本王妃没提醒你们,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

        ……

        这一下,在场的妇人都躁动了,王妃这意思,是真的会选人去王府?

        她们犹豫了一会儿,互相看看。

        有几个胆子稍大的,琢磨着是不是该站出来。毕竟这机会是得自己把握的,她们人多,法不责众,王妃还真的能将所有人都罚了?冲!

        又站出来几个人。

        穆听澜看了看,恩,五个了,“就这些?”

        老妇人急得不行。

        她说这些,是想让自己的外孙女进端王府的,可不是光想着穆家,但那丫头去茅房,怎么还没回来呢?

        “那就……”

        “王妃娘娘,还有一个,是民妇的外孙女。”老妇人打断。

        “外孙女?”穆听澜眯眼。

        “王妃,不是民妇推荐她,她那模样,真真一顶一的好!温柔贤淑,守礼节又识大体,您要是带回府里,保证能帮您成大事!”

        话说到这里,她也顾不上脸面了,心思都赤裸裸的暴露在阳光之下。

        穆听澜冷笑。

        “刚刚出去那个?”

        “对对,就是她。王妃娘娘,可不可派个人将她寻回来?娴丫头怕是迷了路了。”

        “迷路?本王妃身边的大丫鬟陪着,她也能迷路?”

        “王妃!”

        穆听澜话音刚落,就看扶柳一个人回来,“王妃,刚刚那位姑娘不听奴婢劝阻,冲到男宾席上去了!”

        ……

        ……

        这下,不用穆听澜说什么,对方就已经溃不成军。

        “你胡说!”老妇人憋红了脸,“娴丫头才不会做这种事!”

        “那老夫人的意思是,本王妃的丫鬟撒谎了?”

        穆听澜忽然声色一厉,手重重落在一旁的茶台上,“谁给你们的胆子,敢在本王妃的回门宴上,弄这种幺蛾子!闻莺!将王爷和祖父父亲都请过来,借着今天,本王妃要彻底整顿穆家!”

        “王妃!”那老妇人还想说什么……

        “闭嘴!”穆听澜眼中闪过锐色,“本王妃不说话,你们就登鼻子上脸,还敢给本王妃塞人?在本王妃面前自持辈分,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