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快穿之凤鸢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预谋

第十一章:预谋

        莫约半个时辰,沈爵才与走路都打颤的白空从仓库出来。

        原天听到动静回头,看到青年死死抓着沈爵的手腕,满是依赖。

        他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问:“沈法医,如何?”

        “我已经看过仓库里所有的尸块了。”说着男人抬手将还在瑟瑟发抖的青年微微搂进怀中,无声的安抚,“经过初步判定,仓库里一共有七名死者,目前身份不知,三名女性死者,四名男性死者。”

        “其中两个人死于同一个人之手,其他五人皆死于其他的凶手,另外,整齐的尸块有三包,被碾碎的一包,剩下四包都是随便砍了砍。”

        “这难道是模仿犯罪?”可是模仿犯罪未免模仿的太不敬业了吧?原天眉宇紧蹙,眉间的皱纹差点可以夹死苍蝇。

        “那倒未必。”沈爵依旧面色如常,丝毫不为死者所影响,仿佛一台没有感情的机器,“或许凶手另有其人,杀人的只是替人做事,主犯却从来没有出现过。”

        “嗯,对对。”就算之前被尸体吓惨了,白空依旧听得认真,连忙发表自己的意见,及时展现自己的存在,“所有的案子唯一的共性便是碎尸,但碎尸的手法却是完全不同的。这样看来就好像完全不是一个人所为。”

        “但,如果只是一两起还说的通,然而,现在,之前三起,加上现在仓库七起,还没算目前没去看的货架下那些尸体,就已经死了十个人。

        十个死者,十个凶手,哪里有怎么巧合的事?

        而十个死者都有一个共性,身边有人最近经常去教堂走动。

        其实,主犯并不算高明,一般人可能不会去研究死者身边的人有什么共同点,只会研究一下死者有什么共同点。

        只要顺着死者身边人,就可以查到主犯。”

        青年噼里啪啦说了一顿,原天听得一愣一愣的,等青年说完,才难以置信的看向沈爵,“沈法医,之前三个死者不是死于同一人的作案手法吗?”他们还一直以为杀人犯是一个人!

        “之前三个死者虽然最后都成了整齐的尸块,但是被分尸的方式并不相同,如果是连环杀手,凶手没必要花式分尸。”

        沈爵缓缓开口,眸色微暗,搂着青年的手紧了紧。对面的女人,投来的目光愈加毫不掩饰,充满贪念的看着自家小猫咪,如果不是早就知道那女人是什么玩意儿,恐怕他还会以为那女人喜欢上了自家猫咪呢。

        呵,最好别再他眼皮子底下耍花招,否则他一定会让她好好长长记性。

        男人无比温柔的搂着青年,另只手温柔点了点青年柔软的脸颊。

        但是——

        白空一点都感觉不到沈爵温柔,他只觉得后背一片恶寒,因为男人无声的压迫弄得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不知道大冰山发什么疯,青年懵逼的回头去看,就看到男人破天荒晓的露出一个笑,那股恶意更加清晰,青年恨不得立刻跳出男人的怀抱,却被男人扣住腰,只能吓得双腿发软。

        像是不知道青年对自己的恐惧一般,沈爵一把将青年抱起来,抬脚就朝着旋转玻璃门而去。

        “沈法医!楼上的尸体你还没看!”原天急忙叫住想要离开的男人,看向男人的目光诡异而复杂。

        这个世界同性恋是有法律保障的,之前他以为白空只是认识沈爵而已,如今看来倒是更像白空勾引了沈爵。毕竟白空长得白白净净,还是挺好看的,看起来像一个邻家大男孩,没想到也不过是那些想不劳而获的人其中之一。

        沈爵直接进了旋转门,丝毫没有因为原天的话有任何停顿:“没什么好看的,带回警局再验也不迟。”

        话落,男人抱着青年出了旋转门,在原天眼中渐渐变小,直到消失不见。

        等两人彻底消失,一直不怎么说话的温鸾突然开口:“你们组里有妖。”

        “什么?!”原天一惊,回头看向漂亮的女人,有些懵。组内有妖?生为守界人,他竟然不知道?

        “嗯。”女人一脸无辜又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就是刚才那个和沈法医在一起的人,猫妖,已经是九尾猫妖。按理说你身为守界人是绝对能够发现的,但是他身上的妖气被人掩盖了,不过我是御妖师,还是能够发现端疑的。”

        御妖师,这是温鸾为了掩盖自己特殊,接近原天编造的谎话。

        听完女人的话,原天脸色一冷,甚至有些阴沉。他怎么也没想到,妖竟然敢在他眼皮子底下混进重案组,还在他眼皮子底下诱惑人类,胆子不小啊,难怪沈爵那样的人短短一天就同白空同进同出,原来不过是妖精的手段。

        此时,白空在原天眼中,直接变成了杀人无数,吸取人类精元任人骑任人上的无节操恶贯满盈的妖。

        看着原天的反应,温鸾悄悄勾了勾唇。她还不确定沈爵是什么人,不太敢轻举妄动,但是,她可以让原天试试,到时候再将那猫精的妖丹抢过来就好了。

        *

        此刻,白空被沈爵抱在怀里走在大街上,只觉得后脖颈一凉,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算计了。

        青年抬头,看着男人硬朗英俊的侧脸,舔了舔嘴唇开口:“凤吟?”

        沈爵有半分钟没反应过来,等到反应过来青年在叫自己,轻哼了一声,疑惑的看来。

        白空被看的脸颊微微泛红,开始说出自己的想法,“凤吟是不是你上辈子的名字啊?我觉得那个封副队长可能是你上辈子认识的某个很厉害的人。”

        你想啊,这个世界都有他这个妖精了,沈爵上辈子一定是叫凤吟,认识了一个了不起的人,现在再次和那个了不起的人见面,然后对方一眼认出沈爵,并叫出了沈爵上辈子的名字。

        一定是这样没错!

        (* ̄︶ ̄)白空觉得自己简直太聪明了!

        聪明的人下一秒就被鄙视了智商,不过是脑洞太大。

        “知道守界使吗?”沈爵脚下停了停,又恢复正常。

        “嗯。”系统说过,大冰山是要坦白吗?

        白空有点紧张和期待,还有点害怕。总觉得下一秒,大冰山会说:你知道的太多了,只有死人可以守住秘密,所以,安息吧!

        沈爵可不知道青年想什么,他只道:“我就是守界使,守界使没有前生来世,我就是我,不是什么凤吟,你说的那个封副队长,大概脑子有点问题。以后不要什么人的话都相信。”

        其实早就知道沈爵是守界使的白空,听到男人强调的系统早就说过的话,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一百万点暴击。

        还好,还好,没有人知道,统子已经下线了。

        “……”刚刚上线的狐乄。

        【宿主,想不想恢复记忆呢?】狐乄决定还是不要嘲讽小公子为数不多的智商,否则恢复记忆,自己恐怕要完。

        【想!】当然想!谁喜欢自己什么都记不得?但是——【统子,你为什么突然要恢复我的记忆?是不是有什么预谋啊?】

        【为了宿主你的安全。等恢复记忆了你就知道了。】狐乄顿了顿才回答。他之前断线,也不过是因为这个位面出现了头号危险人物,现在为了小公子安全,他必须恢复小公子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