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道姑本良善在线阅读 - 第446章 大结局

第446章 大结局

        风迁心里有些乱,自己不该来此,更不该一时鬼迷心窍进了这个门,更更不该的是与谛听攀谈。炭火盆里的火苗被风一吹突然窜了上来,风迁哎呦一声将被火烤了一下的手缩了回来,用嘴含了一会儿那种灼热却久久不肯退去。

        “你这是怎么了,心不在焉的,难道说你们家姑娘出了什么事?”

        “公子说笑了,我们家姑娘能出什么事。我已经出来得够久了,是时候回奈落宫了,不然他们找不着我又该着急了,公子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可以让人捎话过去,风迁先告辞了!”

        风迁站起身来,将烧伤的手指攥在手心里,扯动了一下脸上的肌肉,笑得有些难看。

        “好,既然如此那我便不留你了。回头向你们姑娘问好,待我恢复了再去奈落宫叨扰,不送!”

        “哦,对了,我们姑娘有东西让我带给公子,刚才只顾着说话竟然忘了。”

        风迁从袖中拿出一方帕子,打开后露出了一只毛笔。她竟然送自己一支笔,谛听有些诧异。

        “这是什么意思?”

        谛听接过笔看了看,却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

        “公子可别小瞧了这支笔,这可是我们姑娘亲手做的,具体有什么特别之处我也不太清楚。既然姑娘将这笔赠予你,一定是有她的想法,我们也不方便揣度。好了,东西我也带到了,话咱们也说了不少,我真的该走了。”

        谛听嗯了一声,低头研究着手里的毛笔,难道是笔杆里藏了什么东西?谛听将手抹过笔杆再次看去时里边却是空空如也,看来自己猜错了,难道这不过只是普普通通一支笔,是自己想多了?谛听拿着毛笔慢慢移到书案前,将毛笔放在笔搁上,拿出砚台旁的墨研磨了起来。

        谛听从一旁抽出一张纸用纸镇压好,拿起那支笔往砚台里刚刚研磨好的墨汁里蘸了蘸,于纸上写下“墨带残膏浓复淡,笔生春意睟而温。”

        写完谛听拿起纸张吹了吹又放回了书案上,不得不说这只笔用起来还算顺手,可是念休只是为了自己有一支用得顺手的笔吗?总觉得不会这么简单,却总参不透里边的玄机。

        谛听咳嗽了几声,将那支笔重新放回笔搁处,窗外突然飞进来的流离带起的风将刚刚写着字的纸吹得飘落到了地上,谛听一把将流离捉住抱在了怀里。

        “云破,你不好好待在你该待的地方来此做甚?你可知道这地方不是你随便能来的,你在凡间的事既然了了,还是早日回到你家主子那里去吧!”

        云破挣脱了谛听的桎梏蹦着来到那支毛笔跟前,用嘴啄了啄,歪着头看着谛听。

        “小东西,你也知道这个东西特别?可别给我弄坏了,这可是她送我的唯一礼物,你要是给我弄坏了我就扒光你的毛做一支新的。”

        谛听伸手点了一下云破的头,再点过去的时候却被云破躲了过去,云破确实比某些人聪明多了。云破趁谛听不注意叼起那支笔跳到了一边,远远地躲着谛听,伸开翅膀将笔挡在自己身前。

        谛听刚想伸手拿回,云破便跳着偏离了原来的地方,依旧歪着头看着谛听。

        “别闹了云破,我都说了那支笔对我很重要,要是坏了你可是赔不起的。”

        谛听再次伸出手的时候云破身上的羽毛竟然炸了起来,谛听也意识到云破的不寻常,伸手将窗户关了起来,一人一流离就那么对峙着。

        云破的眼皮开始不听使唤的开开合合,看样子像是困极了,谛听趁机一把将云破抓了过来,笔尚未来得及拿回来便被瞬间清醒了的云破将手背啄破了。谛听用帕子捂着破了的手背,流离的攻击性不该有这么强,尤其是对一个根本不构成威胁的对象。

        “云破,我相信你能听懂我的话,现在咱们好好聊聊,能不能把这只笔还给我?这是念休送给我的,我不能让你带走,如果你非要带走一样东西,这屋子里的其他东西你可以随便挑,我绝对不会含糊。”

        云破哀鸣着,眼角竟似有泪流出,谛听伸手捂住脸很是无奈。

        “你不要在我这儿装得这么可怜,今天如果你不把东西还给我,你便出不了这个屋子,除非你想一辈子就这么跟我待在这里。我也是够可怜的了,为了她差点连命都搭上了,现在你还要这般欺负我是不是也想让我在你面前哭上一场?”

        谛听将手拿来之时云破已经将笔放在了自己跟前,可能刚才撕扯的时候没有注意竟然有一根毛掉了下来。谛听拈起那根毛总觉得不太像动物的毛发,人间制笔喜欢用狼毫,如果念休是想送给自己一个带着人间气息的礼物,那也该同样效仿凡人用狼毫才是,可是这个……

        头发,这根竟然是头发!谛听抓起桌子上的笔跌跌撞撞地出了屋子,推开门时外边的风瞬间灌了进来,将屋子里吹得一片凌乱。谛听顾不上其他,伸手挡在脸前,待风稍微小了一些变回真身跳进了忘川河里,冲对岸游去的时候一个不注意被拍过来的浪给推向了下游。

        江枫正站在岸边修理着那些幽蓝,一抬头便瞧见谛听于水中奋不顾身往这边游来的身影。江枫推了推一侧的渔歌,指了指忘川河里的身影。

        “渔歌,刚才风迁不是说他昏迷许久刚醒吗,这时候怎么会出现在忘川河里?”

        “不清楚,咱们也无法渡河,也只有他能在这忘川河里安然无恙,待他上来再一问也不迟。”

        江枫渔歌放下手里的锄头剪刀,垂手站在岸边,待谛听一上岸便将瘫在岸边被水冲着的谛听拖离了岸边。

        “谛听公子,你还好吗?”

        谛听摇了摇头,变幻成人形使劲儿喘着粗气。睁开眼时瞧见是江枫渔歌,便用手撑着地面坐了起来。

        “你家姑娘在哪儿?这会儿是否方便一见?”

        江枫渔歌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