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大明女皇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三章 一将无能,累死千军

第二百零三章 一将无能,累死千军

        秦良玉等人的担心很快就被印证了,元均也没有让丰臣秀吉失望。

        他甫一到任,第二天便废除了李舜臣颁布的所有军法号令和诸项制度。

        许多曾经跟着李舜臣出生入死的将领和士兵不是被贬逐,就是遭流放。

        很明显,元均这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给自己立威,顺便也方便培植培植自己的势力。

        他可不想让自己的身边都是李舜臣培养出来的士兵。

        安插自己的势力也没什么,如果能方便打仗也就罢了,可这个元均上任以后竟不理军务,反而成天喝得酩酊大醉,然后倒头就睡。

        上任半个月有余,朝鲜水师战斗力没提高多少,主帅的酒量提升了不少。

        元均稍微有清醒的时候,也忙着体罚士卒,给那些李舜臣的旧部们找小鞋穿。

        后来,他又看到陈璘不搭理自己,估计觉得一个人喝闷酒太无聊。

        反正他们距离朝鲜朝廷很远,天高皇帝远的,他便大胆的带着自己的小妾入住了中军大帐。

        没日没夜的开起了糜烂趴体。

        众将士这回才是真的失望透顶,知道了这是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

        从此之后,再也不肯尽心服从这位提督大人的调遣。

        军心涣散,很多士兵甚至在私底下说跟着这样的主帅只有死路一条。

        如果真的遭遇倭军,干脆转头就跑好了。

        整支朝鲜水师的队伍在大敌当前之际,反而离心离德,号令不行,战事未开,就已经到了溃散的边缘。

        对于这一切,陈璘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试图劝阻了几次,毫无功效。

        反而因为陈璘本身也是个暴脾气,差点吵起来。

        最后,天天看着这一切实在憋闷的慌。

        陈璘一气之下,离开了巨济岛的朝鲜水师基地,调派了自己的副将邓子龙来此,自己回光州去了。

        相比朝鲜水师的一天天垮下去,倭军水师则是信心满满,士气高昂。

        自打朝鲜之战开打以来,他们可是吃够了朝鲜水师的苦头,之后便卧薪尝胆,大力发展海船与火炮技术,并努力操练水上战法。

        再经过了丰臣秀吉的一番远程操作。

        倭军水师更是情绪高涨,打算逮住时机,一举歼灭朝鲜水师。

        很快的,倭军在釜山聚齐了剩余水师的全部力量,大约600艘大小战舰。

        但是他们并没有主动出击,反而如姜太公般坐起了钓鱼台,严阵以待。

        他们故技重施,打算让朝鲜人来送。

        二月的月底,朝鲜王庭的官员们报告了一个绝密消息:倭军有一支规模庞大的运输船队,不日即从对马岛开到釜山,朝鲜水师只需全力迎击,必能全歼之。

        朝鲜文武百官对此情报深信不疑。

        他们直接远程指挥,命令水师提督元均趁倭军初到,立足未稳,率所部朝鲜水师攻击釜山,全歼倭军全部的海上力量。

        收到王命,元均醒了醒酒,率领着朝鲜水师的舰队离开了巨济岛的基地。

        此刻,已经被投入平壤大狱的李舜臣正在等待着对他的审判,有几个看不过去的朝鲜大臣把此事告知了狱中的李舜臣。

        李舜臣听到这件事,只是痛哭不止,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元均的后台是朝鲜国王,而这次出兵是国王直接发来的王命,因此他显得格外焦躁。

        傍晚时分,朝鲜水师的舰队开到了离釜山港不远的绝影岛,累了一天的水师将士打算要略微休息一番。

        忽然,海平线上忽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倭军水师的舰队,约400余艘大小船只。

        元均大惊,顾不得部下远来疲惫,下令全军迎击。

        倭军迟不出现,早不出现,偏偏在朝军最疲弱的时候出现,不能不说朝军的动向一直都在其掌握之中了。

        他们早已经买通了很多元均身边的将领。

        这场较量,倭军方面基本是开了全图外挂在跟你比赛,对朝鲜水师的行动了若指掌。

        倭军舰队的统帅是藤堂高虎和胁坂安治。

        由于出战仓促,朝鲜水师逆风作战,在倭军强大的优势兵力前,    30艘朝军战舰被很快击沉。

        元均被吓得魂飞魄散,来个180度的大转弯,立刻下令全军急撤。

        一会儿要求全军攻击,一会儿又改为全军撤退,朝令夕改,毫无章法可言。

        朝鲜水师的将士们全都不明所以,立刻陷入了一片混乱的状态。

        藤堂高虎等人大喜,更是催兵猛攻。

        朝鲜水师的残军千辛万苦跑了出来,撤退到巨济岛附近的一个名叫加德岛的地方。

        士兵们全部都是又累又渴,纷纷跑到岸上找淡水喝。

        不料,倭军水师早在岸上布好埋伏,正在静静等着朝鲜人往口袋里钻。

        朝鲜水师的士兵刚刚上岸,忽然听一阵枪炮响声,四周顿时杀出了3000多名日军,在猛将细川忠兴的率领下杀入朝鲜水师的阵中,如猛虎扑羊一般。

        400名朝鲜士兵瞬间丢了脑袋,剩下的那些人也都玩命一样跑了起来,丢盔卸甲,逃回船上。

        元均领兵再退,一路溃退到巨济岛北岸的漆川梁才敢停下来歇口气。

        可能是被倭军打蒙了脑袋吧,元均竟把剩余的军舰停在了漆川梁,整日躲在船舱里喝闷酒,再也没发布任何一道命令。

        是的,他再也没有发布任何一条命令。

        漆川梁是位于巨济岛和漆川之间的一道狭窄水域,且多有浅滩,非常不适合船身高大的朝鲜战船行驶或停泊。

        部将们数次想进言,要求水军转停其他海域,可根本连元均大人的面也见不到。

        朝鲜国王和李如松等人也听说了朝鲜水师遭遇大败,他们本着挽救水师战船的目的,立刻出动了一些军队,希望接应水师的残兵,却怎么也联系不上朝鲜水师。

        元均这一醉,就是7天。

        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朝鲜水师的接近百艘军舰就呆在漆川梁,一动不动,和砧板上的鱼差不多。

        可得胜后的倭军水师却并没闲下来庆功。

        他们正忙着调兵遣将包围漆川梁,准备一举消灭朝鲜水师,永绝后患。

        倭军很快就整备完毕,开始了集结。

        500艘倭军战船在藤堂高虎,胁坂安治和岛津忠恒的率领下,悄悄从釜山出发,逼近了漆川梁。

        同时,细川忠兴率陆军2000从加德岛移至巨济岛的西北角,打算从陆路会同水军,夹击朝军。包围圈已经布置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