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革命吧女神在线阅读 - 八百三二 鱼刺导弹、复制术与小红的动次大次

八百三二 鱼刺导弹、复制术与小红的动次大次

        仙人掌航空基地,现在只驻扎了几个新编组的战斗机中队,大部分设施都转交给了飞行学院和航空工程局。

        哈利载着李奇飞到航空基地上空,由地面塔台引导降落。飞行学院的学员们看到是“总枢机交通龙”,兴奋的驾驶着由三文鱼改造来的教练机围过来,绕着哈利盘旋致敬。

        哈利对这些“嗡嗡叫”眼皮都懒得抬,降落时脑袋都抬得高高的。

        雄鲨不在,他就是天空霸主。

        从布莱德回来后,凯瑟琳顾不得养伤和悲伤,把正在进行换装训练的两个雄鲨中队拉到了南方的隐秘基地进行实战训练,仙人掌基地这里看不到喷气战机了。

        李奇也不是来视察雄鲨的,航空工程局在这里忙乎的东西,从某种意义上说比雄鲨更重要。

        “真是遗憾,小灰跟着凯瑟琳殿下没在这里,不然我又可以跟她比比盘旋半径,我已经完全熟悉了翼面控制!”

        哈利变回漂亮小伪娘没劲的嘀咕着,在他眼里,自己和小灰还有雄鲨进化到了“轰隆隆”,跟“嗡嗡叫”已经是不同世界的存在。

        李奇损他:“可你的射击成绩一塌糊涂啊,尤其是鱼刺,你连锁定都做不到。”

        大约是一点一潘高的豆丁蹦跶着为自己辩护:“我们巨龙的优势就是身体,总枢机你不是也说扬长避短才是战斗正道吗?要我们在天上盯着比豆子还小的目标,像刺客和狙击手那样对付他们,根本不是我们干得来的!既然背上有龙骑士,这事就该交给他们干啊!”

        李奇没好气的道:“让你们学会自己使用鱼刺,不是要你们上战场,而是多掌握一项保命能力。”

        然后他拧了一把哈利的圆耳朵:“注意用词,我可不是你的龙骑士!”

        哈利撇嘴:“是啊,我们现在都是公车,这么算的话我在总枢机是公车私用……哎呀!”

        另一边耳朵又遭罪了,李奇可是拧耳朵的行家。

        费共可没想过把蓝龙推上战场,他们才多少人口?

        考虑到接下来的战争,整个天空都是战场,才给只承担交通任务的蓝龙配备更多武器,其中的“鱼刺”,就是李奇来这里的目的之一。

        从电动升降梯下到地下机库改装的工程区域,航空工程局的局长赫尔普已经在这里等候了,身边站着的那个大个头青年正是卡塔蒙。

        李奇跟赫尔普打过招呼,对卡塔蒙说:“还以为你会去其他单位呢?”

        费共治下,像卡塔蒙这样的年轻人,都喜欢尝试多个领域,找到自己真正感兴趣的方向。

        卡塔蒙笑道:“本来想去飞行公社的,可工程局又接手了突击艇、鱼雷和鱼刺这些项目,就继续呆在这里了。“

        旁边赫尔普欣慰的笑着不说话,李奇明白,卡塔蒙对赫尔普这个上司很感激,想留在局里帮忙。

        卡塔蒙再道:“说起来咱们航空工程局也越来越名不符实了,不仅要管飞机和浮空艇,现在连武器也管起来了。”

        “的确有点乱,中央正准备调整”,李奇拍拍卡塔蒙的肩膀。

        跟卡塔蒙比起来李奇就显得很单薄了,还好身高还是差不多的,李奇说:“但先咱们得完成更大的调整。”

        卡塔蒙还不清楚,赫尔普却知道,跟李奇一同意味深长的笑了。

        “那么说正事吧……”

        细节还没敲定,李奇没有继续谈那个话题,问赫尔普:“鱼刺的量产评估完成了吗?”

        赫尔普点头:“核晶研究所上午给我们提交了新的报告,说可以承载导向风矢法阵的三级风系核晶良品率已经提升到了百分之八,另一方面……”

        一边走一边说,进了一座宽敞机库,类似小号清道夫但多了个脑袋的魔偶正在搬运某种看起来很熟悉的东西。

        接近两米多长,不到十公分粗,前端尖尖的有蜂巢般的密集洞眼,尾部有喷口。

        赫尔普继续说:“用作推进剂的o4号史莱姆样本也由史莱姆公社的研究所确认可以进行量产了,总枢机说要来的时候,我正在写鱼刺导弹的定型申请。”

        李奇之前说的“鱼刺”,就是可以让雄鲨挥出喷气时代应有战斗力的武器:空对空导弹。

        摩挲着导弹的冰凉壳体,李奇无比感慨,终于特么的在魔幻世界里搞出了导弹!

        基于因地制宜的原则,这自然是魔法导弹。

        “鱼刺”导弹的核心就是导向风矢法阵,这是种非常冷僻的法术,也不知道是哪个魔法天才在什么时候鼓捣出来的。

        跟魔法飞弹、导向火球等锁定法术相比,导向风矢术威力很小,不过优点是射程比其他锁定法术要长一倍,而且没有多大动静。

        鉴于这个法术的最低等级是三级,它的存在就很尴尬了。三级凡者要对付几百米外的敌人,办法多的是。如果重点是隐匿的话,会极大引目标警惕的锁定法术又与这个目标相悖。

        所以这个法术有很大可能是某个兼职刺客的魔法师,为了不留痕迹的对付平民或者低阶凡者而明出来的。别说魔法师,就连费共的研究人员找到这个法术的时候,都不得不承认这种法术应该归类为蛋疼系。

        就是这种蛋疼法术,给了“导弹”研究者一线曙光。

        费共在研制喷气动机的同时,就组建了“新型空中武器研究所”,重点攻关魔法导弹。

        基于一贯以来的魔导技术思路,用现成锁定法术研究导弹是最快捷的技术路线。可研究所在考察过魔法飞弹、锁定火球术等若干种锁定法术后,沮丧的现这并不是条捷径。

        不管是魔法飞弹还是锁定火球术,都存在着各种难以克服的困难。包括且不限于射程太近,工作原理太复杂,需要的核晶太稀有导致成本高昂等等。

        终于有魔法师通过服务中心的委托,把这种法术送到了研究所眼里。研究人员惊喜的现,这种法术不仅在射程上远远出其他法术,还是风系魔法!而且是风矢术的变种!

        费共的魔导技术就是从风矢魔导枪起家的,不管是技术积累还是相关资源,都无比丰厚。

        研究所当即拍板用这种法术研制导弹,不过即便解决了激原理之类令人望而生畏的难题,最初拿出来的试验型号,射程也仅仅只有……两公里,甚至都不如战机上装备的魔导炮。

        尤赞和阿图尔等魔导技术大佬介入之后,射程问题也有了解决方案。

        研究所的试验型号完全是以风矢魔导枪的思路搞出来的,只不过是把枪本身当作子弹一起射出去了。由内置的导向风矢法阵带动几十公斤的弹体,射程当然很不理想。

        尤赞和阿图尔等人一句话就解决了问题:“你们为什么不在后面装个推进器呢?这样导向风矢的力量就会大部分转到控制飞行方向上。”

        研究人员恍然大悟,给原本是大号弹丸的导弹加装了一截推进器,解决了推进器的激和控制方式后,这种细细长长像针一样的导弹,射程一举提升到了六七公里,然后被费共科工委员会认可为第一代空空导弹的展方向,同时被李奇随口命名为“鱼刺”。

        他是铁了心的把所有天上飞的东西跟鱼拉在一起……

        经过后续改进的鱼刺导弹射程稳定在了八公里,对地球世界导弹来说显得无比寒酸,但这也是无奈之举。..

        八公里是天空中目视距离的极限,即便有鹰眼镜加成,飞行员也不可能随时用鹰眼镜搜索整个天空,只能是肉眼看到后用鹰眼镜做进一步观察。

        而后研究所的精力放在了将鱼刺导弹连接到飞控核心的工作上,再将锁定功能整合到鹰眼镜里,同时进行了雄鲨战斗机上的挂载和射测试。确认鱼刺可以在雄鲨上挥作用后,再由工程局出面主持正式定型量产的工作。

        卡塔蒙感慨道:“跟总枢机最初画的导弹图样很不一样啊。”

        这也是没办法的,虽然已经有灵子雷达了,可还无法制导。预警机只能提示飞行员目标方位,再由飞行员自己现确认,人肉锁定。

        李奇叹道:“慢慢来吧,现在这玩意……严格说只是有一点制导能力的火箭弹。”

        第一代导弹用导向风矢是省时间省成本的应急之作,后续型号应该不会再用了。研究鱼刺导弹的同时,导弹研究所还有一条技术路线同时在推进,那条路线采用魔偶原理,其实也就是无人飞机。

        “我们工程局考察了炼金研究所的复制生产线,确认可以用它来生产鱼刺导弹的大部分部件。等中央批准定型量产的报告后,花几天时间组装和调试复制生产线。再跟自动魔偶组装线对接,就只有装战斗部和推进剂的工作需要人工进行了,哦,还有核晶调教。”

        赫尔普继续介绍:“这三个环节可以单独放在一起,毕竟组装好的成品就进入了减寿期,存储和运输也要花费额外成本。”

        “前端的零部件生产不存在产量问题,有多少材料就能造多少,一天之内造上万套零部件都没问题。按最后一道组装工序算产量的话,设立一座三十人的组装车间,加上相应的魔偶辅助,一天可以生产四五百枚。”

        “一天才四五百吗……”

        李奇摇头:“如果实战效果没问题的话,鱼刺肯定也会用在地面战里,看来得考虑让晨光加入到生产里。他分出一百个线程,就能把日产量提升到两千。”

        费共的工业体系日趋完善,除了自动魔偶生产线以及智灵之外,现在又多了一项大规模海量生产的利器,那就是炼金师的复制术。

        炼金师崇尚的是无中生有,不过他们实际能做到的不过是将已知的物质结构用那种怪异力量再现。

        伊芙获得魔化术的突破,对炼金师的最大意义在于,他们不需要那种必须靠人品才能得到的炼金石来作为力量根源。只要他们拜入伊芙门下,通过学习“科学唯物主义”,获得客观分析物质世界的信仰,就能获得赤红源火,也就是新生神力。

        更换了力量来源的炼金师,并没有丢掉他们以前获得的炼金技术,其中一项就是通过解析现有物品的物质构成,运用力量原封不动,每一个细节都完美呈现的“复制”出现。如果有相应材料的话,耗费的力量会更少,可以复制的物品复杂度可以更高。

        在伊芙的推动下,炼金师明了属于神力侧的复制术法阵,并在此基础上创造出复制生产线。

        只要在生产线前端放入要复制的物品,再放入足够的材料,输入赤红神力,就能源源不断复制出成千上万的翻版。

        当然目前可以复制的物品在材质上还很受限制,比如只能是普通金属和石头之类的无机物。无法复制包括木头、毛在内的有机物,更不能复制凡物品。

        有了复制生产线,很多魔偶生产线都可以不再承担零部件的加工了,只负责组装。如果不是复制生产线属于神力侧,能量供应和操作者还很受限制,费共的工业体系恐怕已经天翻地覆了。

        赫尔普不得不给李奇泼凉水,苦笑着说:“其他都不是问题,核晶的问题……”

        说到这个李奇揉额头,没有原材料,工业体系再强大也毫无意义。

        现在费共的核晶技术已经独步费恩,对核晶的需求量也大得可怕。可费共能够大规模自产的只有亡灵核晶,这些核晶用在地狱武装、清道夫机甲上正合适,毕竟都是内层位面环境,用在主位面就不合适了。

        包括风、土、水、火等各类核晶,费共的自产量很小,大部分依赖进口。

        风系核晶还算便宜,原因是其他两个帝国的大规模魔导工业也是由风系核晶起步的,他们提供了海量的风系核晶产出。等战争爆之后,进口必然受限,费共必须在核晶上开源节流。

        “会想办法的……”

        李奇振作起来说:“要说困难的话,等战争一打响,哪里都是困难啊。”

        赫尔普若有所悟:“所以,才决定要走出那一步吗?”

        李奇摇头:“别倒果为因啊赫尔普,历史需要,人民也需要,我们就得走出那一步。老实说我觉得这一步有些前了,可眼下其他人无力担当起那样的历史角色,我们就只能自己上了。”

        旁边卡塔蒙没听懂,瞪着眼睛不明所以。

        李奇指着他说:“这就是个例子,让我们来试试。”

        李奇清了清嗓子,问卡塔蒙:“我们跟曙光帝国的战争,你有什么感想?”

        卡塔蒙神色凝重的说:“曙光帝国是个非常强大的敌人,如果可以的话,我并不想跟他们战斗。帝国的民众是被蛊惑的,他们把我们当作了邪恶异端,战争里我们双方的流血牺牲,都是令人心痛的。”

        “但这不意味着我们会怯懦和退缩,只有充分展示我们的力量,狠狠打击他们,打痛他们,才能他们清醒过来。”

        很好,卡塔蒙的思想很端正,其实这也是费共治下大多数人的想法。

        李奇再很认真的问:“特蕾希娅现在是费恩世界秩序与善良的代言者,跟她作战,真的没有心理压力吗?有没有想过我们说不定真的是邪恶一方呢?”

        虽然不明白总枢机为什么一下子化身审查信仰的旌旗牧师了,卡塔蒙还是好不迟疑的,坚定的回答:“秩序女神和曙光女皇对我们的裁定在幻景上放出来后的那天晚上,我就认真的想过这个问题。”

        “我回忆了我学习过的所有信条,回忆了我知道的费共做过的所有事情,还有我成为费共成员后做过的所有事情。”

        “我确认费共的目标是解放凡人,让凡人通过团结获得终极自由,我确认费共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这个目标,我还确认费共从未因为这样的目标打破过道德底限,甚至比秩序女神还要注重对世界和凡人的保护。”

        说到后面,卡塔蒙脸上都流溢出了淡淡的紫色神光,那是灵魂中的信仰之力在自然逸散。

        他的话也掷地有声:“至于我做过的事情,我更问心无愧!”

        他看了看赫尔普,再看看李奇,声音放低,脸上还升起了一丝红晕,那是羞愧和难为情:“在我姐姐的事情上,局长和总枢机的帮助,让我更深刻的体会到了这样的信仰。”

        李奇也被感动了,笑着点头:“很好,如果团结在费共这面大旗下的人都像你这么坚定,哪怕是神上神出现,我们都不会惧怕。”

        说到这话峰一转:“不过……卡塔蒙,你是费共成员,费共大旗的光辉可以直接照耀进你的灵魂,可那些不是费共成员的人呢?”

        卡塔蒙一怔,目光有些迷离,似乎马上就想到了一个人。

        那显然不是已经被虚空龙神招为部下的琪蒂娜,也不是同样身为费共成员,正在克斯特东南主持狗头人事务的弟弟雷兹林。

        李奇暗想,这小子肯定谈恋爱了。

        卡塔蒙点头:“是啊,总感觉对她们那些……来说,少了些什么。”

        他两眼一亮:“对,归属感!她不是费共成员,可能这辈子也很难……改信,可她认同我们的大目标,愿意跟我们一起战斗,如果有一面更大的旗帜,可以照耀到她,肯定能鼓舞她的!”

        看来这小子的女盆友还很特别呢……

        赫尔普咳嗽着说:“那也未必啊,你看总枢机的交通助理哈利,就经常跟我唠叨怎么把计算术刻进灵魂里,那样就能获得赤红神力,成为费共成员了,看起来他快成功了。”

        卡塔蒙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那怎么可能?龙魄跟凡人灵魂不同啊,她做过很多次试验了,也跟哈利一起研究过,没看到任何可能性。”

        嗯!?

        李奇瞪大了眼睛,难不成卡塔蒙泡上了哈利那几个堂姐表姐之一!?一头蓝龙!?

        “卡塔蒙跟我讨论过古代龙骑士契约的问题。”

        赫尔普在传讯频道上来悄悄话,证实了李奇的猜测。

        李奇努力压下想说点什么的念头,默默祝福他们的人龙恋能有好结果。

        “所以,我们费共需要团结所有可以团结的力量,那些愿意跟我们站在一起追求美好未来的生灵,不管是人是龙,都该有一面更大的旗帜。”

        李奇拍拍卡塔蒙肩膀:“告诉你的女盆友,让她不要担心,这面大旗很快就会有了。”

        卡塔蒙的脸刷一下就红透了,他明白李奇明白了。

        原本还要跟赫尔普讨论鱼雷和突击艇的量产工作,欧萝拉这时候在频道上催人了:“人都到齐了,赶紧过来!”

        李奇离开了航空基地,坐着哈利飞回贝塔城。

        途中他向小红传讯:“你还没想好吗?”

        好一会才传来小红的回应,她现在是桑妮小红:“为什么不是大家来取名,然后让我挑呢?非要我来取,到时候出了差错,或者被人笑话了,丢人的是我啊!”

        李奇没好气的道:“是谁非要揽过去,说自己取名技能是十级呢?你干不下来那还是让大家提案,共同讨论吧。”

        小红叫道:“别啊!终究是我起的头,不打上我的烙印我不舒服!我声明这绝不是搞个人崇拜!至少让我提几个名字让大家选啊!”

        李奇翻白眼:“那你想了几个啊?”

        小红先沉默了一下,然后怯怯的报了出来。

        “费恩……人类革命联盟?”

        人革联!?动漫梗只是活跃气氛,你别把我们的正经事业也搞成了动漫梗啊!

        “这个我也觉得不妥,还有……费恩大同主义赤红联盟?或者共和国?”

        听起来还蛮正经的,不过非要塞个“赤红”就是所谓的“你的烙印”吗?

        而且简称似乎有点问题吧,大赤联?

        李奇下意识的就唱了起来:“动次大次……”

        “闭嘴!”

        小红有点恼羞成怒了,咬牙说出了最后一个:“不要费恩了,说不定以后我们的革命会冲出晶壁系,走向多元宇宙呢,所以就叫……赤红革命联盟!”

        结果还是……赤革联?而且还不要大同主义了?

        关于名称这事,其实很早大家都有共识了,临到头来要兑现的时候,小红又不满意了,非要另起一个。

        现在看来,要想保留她这个“赤红”烙印,又要名字好听,简称也有力,光靠她那十级起名术是办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