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欢喜记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紫玉镯

第一百一十七章 紫玉镯

        南漳郡主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上下不去。

        憋的她脸都紫了。

        因为这话她没法反驳!

        苏锦要不是太觊觎谢景宸,她不会大庭广众之下就把人劫持了。

        成亲当晚,谢景宸还昏迷不醒,她就急不可耐的把人衣服扒光了,这是丫鬟亲眼所见。

        有谁急的过她?!

        要是她再催,苏锦豁出去,把谢景宸累着了。

        回头请太医,到时候来一句是她催的。

        南漳郡主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太医叮嘱,人家乖乖听话,明知道人家心急如焚,她还火上浇油,等国公爷和大老爷回来,她难辞其咎。

        她吃饱了撑着催他们圆房!

        南漳郡主深呼吸,把怒气压下。

        屋子里,安静半晌。

        杏儿看看南漳郡主,又望望赵妈妈,不知道该不该再催一句。

        找她来应该不是怪她叫姑娘没叫大少奶奶吗?

        她们这么清闲,她还很忙呢。

        在杏儿咄咄逼人的眸光注视下,赵妈妈有点挫败。

        真的。

        没见过哪家丫鬟这么公然说自家姑娘心急圆房,因为太医叮嘱才强忍的。

        这要是镇国公府的丫鬟,早被活活杖毙了。

        就不知道要点脸吗?!

        “没事了吗?”杏儿忍不住催道。

        赵妈妈看了南漳郡主一眼。

        找丫鬟来压根就没打算说太多,这会儿丫鬟催,倒不能不说两句了。

        赵妈妈问道,“即便大少奶奶和大少爷还没有圆房,她也是我们镇国公府八抬大轿抬回来的,她也过门这么多天了,府里对她了解甚少,你是大少奶奶的贴身丫鬟,想来对大少奶奶知道不少,我且问你,大少奶奶有什么喜好没有?”

        “我家姑娘喜欢玩,”杏儿回道。

        “玩什么?”赵妈妈追问。

        “所有好玩的,我家姑娘都喜欢,”杏儿道。

        这话太笼统,什么叫好玩?

        这样的回答在赵妈妈眼里,就等于是敷衍。

        虽然杏儿回答的很真诚。

        不只是姑娘,她也喜欢好玩的。

        赵妈妈深呼一口气,问道,“大少奶奶喜欢琴棋书画吗?”

        “不喜欢,”杏儿回道。

        “诗词歌赋呢?”赵妈妈再问。

        “也不喜欢。”

        “就没一样擅长的?”赵妈妈皱眉道。

        杏儿摇头。

        赵妈妈默默的看向南漳郡主。

        南漳郡主冷冷一笑,“堂堂镇国公府大少奶奶竟然没一样拿的出手的。”

        杏儿还是有点不快了。

        虽然她们说的是实话。

        但听起来太刺耳,好像她家姑娘一无是处似的,她家姑娘多好啊,比国公府姑娘好多了,杏儿憋不住道,“我家姑娘是不会那些,但我家姑娘救过皇上啊,琴棋书画又不能救命。”

        赵妈妈,“……。”

        南漳郡主,“……。”

        “再说了,侯爷和夫人来镇国公府商议我家姑娘和姑爷婚事,肯定说了我家姑娘什么都不会,而且长了一颗榆木脑袋,怎么教都不会,不配做镇国公府大少奶奶,镇国公府不是说不会没关系吗?”杏儿质问道。

        之前说没关系,现在又嫌弃我家姑娘了,没有这样的道理。

        赵妈妈不快道,“那是东乡侯为了不结亲故意说的!”

        “我家侯爷说的是实话,”杏儿道。

        “侯爷找人教过姑娘,但是教不会,侯爷和夫人也想我家姑娘什么都会,做个大家闺秀,可学不会也不能强求嘛,强扭的瓜不甜,知足常乐,”杏儿道。

        “……。”

        赵妈妈败下阵来。

        南漳郡主脸隐隐青。

        杏儿就那么看着她们,这回应该说完了吧?

        南漳郡主摆摆手,“退下吧。”

        杏儿麻溜的福身,转身离开。

        赵妈妈忍不住道,“没见过一样不会还这么理直气壮的。”

        “她们是土匪,你能指望她们有羞耻心?!”南漳郡主一脸嫌弃。

        赵妈妈眸光一转,笑道,“大少奶奶什么都不会,这是好事啊。”

        南漳郡主瞥了赵妈妈一眼。..

        她知道赵妈妈想说什么。

        这对她来说的确是件好事。

        这么蛮横不讲理的土匪,将来如何做世子夫人,如何成为国公夫人?

        虽然她没有接赐婚的圣旨,但她救过皇上,不看僧面看佛面,镇国公府想休妻没那么容易。

        老国公想镇国公府好,就该知道把国公的位置传给她的川儿,而不是交到那土匪手中。

        不过她们活不到那一天。

        在镇国公府,岂容她们主仆蹦跶。

        南漳郡主端茶轻啜。

        再说杏儿出了牡丹院,就回沉香轩了。

        半道上,她又被闪了下眼睛。

        紫玉镯还躺在草丛里……

        杏儿顿住脚步,小眉头扭着。

        她记得刚刚紫玉镯不是躺在那位置的啊。

        是谁把紫玉镯捡起来,又不小心掉了吗?

        这么马虎,大概紫玉镯和他主人没缘分。

        杏儿从紫玉镯旁路过。

        暗处的丫鬟,“……。”

        小丫鬟浑身无力。

        她摆的位置还不够明显吗?

        她居然差点一脚踩到!

        杏儿走远了,突然顿住脚步,转身回头。

        小丫鬟立马把身子缩了回去,就猜到她不会不为所动!

        这可是太后赏赐给大姑娘的紫玉镯,是她最宝贝的镯子。

        大少奶奶的丫鬟就是一个月拿十两银子,做一辈子丫鬟也买不起这么一只紫玉镯,岂能不动心?

        杏儿回头,从紫玉镯旁边路过。

        小丫鬟,“……。”

        看着杏儿往回找东西,小丫鬟泄气了。

        她把玉镯从草丛里放到路上,就不信这回大少奶奶的丫鬟还看不见!

        嗯。

        杏儿找到刮在树上的荷包,欢欢喜喜的往回走。

        然后就看到了路中间的紫玉镯。

        她一脸惊骇。

        脚一抬。

        那只珍贵罕见的紫玉镯就飞了。

        看着紫玉镯在空中飞——

        暗处的小丫鬟脸都白了。

        哐当一声传来。

        紫玉镯砸在了湖畔大石块上,噗通掉进了湖里。

        小丫鬟,“……!!!”

        杏儿拍着起伏不定的小胸口,一脸惊魂未定见鬼的表情,飞快的跑回了沉香轩。

        她一路跑到小跨院,老远就道,“姑娘,姑娘,不好了,国公府花园有鬼。”

        苏锦,“……。”

        “什么有鬼?”苏锦问道。

        “就是一只紫玉镯,奴婢看见了三回,它跟着我跑,我吓着了,一脚把它踢飞了,”杏儿不安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