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忠义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六章一路破竹

第二百三十六章一路破竹

        戴良稍加思量,立刻集结所部两千轻骑,一名传告燕王方向,一面自己出击,袭击张祁这伙中都兵。

        凌晨,寅时一刻,巢县一片寂静,除了巡夜值守的令骑,可以说方圆数里之内,几乎没有活物叫声,可想水患给江淮地界带来多大的危害。

        县中校场内,张祁正在歇息,忽然外面角声大作,张祁惊蛰起身:“外面发生何事?”

        “小公爷,燕军夜袭,燕军夜袭啊!”

        蒋济匆忙奔来,张祁听了,怒声:“慌什么,燕军疲弱之兵,不过枯草狗畜,尔等传令各校,随本将御敌!”

        话虽这么说,可戴良来之突然,加之张祁先前接连大胜,兵士早已生出傲娇大意情绪,此时面对突袭,当真有些搓手不及,除此之外,戴良兵分两向,从巢县的东面和北面同时进攻,在火把呼喝,箭雨连天的情况下,张祁纵然兵多,可也经不住乱象冲击,也就一刻功夫,张祁的反击被戴良击溃,眼看大势不妙,蒋济扯呼劝告张祁,张祁这才乱中杀奔出一条路,向西撤去。

        “典军大人,中都兵逃走部分,属下等率部追击?”

        校尉来请命,戴良却说:“穷寇莫追,若是被中都兵反拖咬住,于己不利!”

        这戴良是不知道张祁所部与大军的相隔距离,否则他肯定会强势追来,那时张祁输赢,当真难说,不过戴良不追也非他意,他将那些残留在此县的百姓给送往建业,有些百姓不想走,戴良也不说什么,直接将其分开,愿意走,立刻起行。

        待最后,戴良命手下把不愿离开的百姓聚集在县南校谷场上,望着那百十张消瘦可怜的面目,戴良道:“你们当真不愿走?若是中都兵再来,你们肯定没命!”

        “大人,我们生在这里,现在已经半只脚埋进黄土了,至于是饿死还是被杀,都无所谓了!”

        脏兮兮的六旬老妪低声应着,对于这话,戴良心中也很难受,可大势所趋,他也无能无力,最后戴良留下所部轻骑的半数粮草给这些人,便率部离开。在戴良趁着夜色离开巢县时,张祁已经从败像中稳住阵脚。

        经得各校校尉清点人数,五千人马只剩三千余,其它两千兵士都不知道死哪去了,这个结果让张祁大怒。

        “该死的燕军…气死老子了,老子一定要杀光他们!”

        “张先锋,刚刚一战,我军只不过是被燕军乱象影响,才得此败果,现在细想,那燕军共计阵列稀松,想来根本没有多少人!”

        校尉这么一说,张祁也有感觉,至少在他率领百骑从西县门冲出时,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阻拦。

        “娘的燕军!”张祁咬牙切齿:“除了那些燕军,还有巢县的百姓,他们必定知道燕兵来袭,却闭口不言,传我令,立刻整备回杀,但凡活物,一个不留!”

        将近卯时一刻,张祁率领本部将士回马杀来,而那些巢县不愿撤走的家土的百姓可没料到中都兵竟然如此迅速,双方刚刚照面,张祁麾下的冰将二话不说,挺枪提刀冲上,跟着就是惨叫声,随后张祁怒火满腔,一把火烧了巢县。

        时至天亮,放眼望去,本就破落的巢县彻底变成一片废墟,而在村口前,那乌黑集堆似小山的柴草堆上,满满的都是白骨,简直凄惨不已,让人无法直视。

        “给大军发令,已到燕军驻守地界,务必让他们火速进军,驰援右先锋部!”

        张祁也知道自己所为的狠辣,当他脑袋清醒后,立刻飞骑传令,自己则分散斥候与方圆十里,随时警惕燕军的出现。

        戴良一战突袭得利,将部分巢县百姓带回来后,还未回到临时驻防的居巢镇,巢县噩耗传来。

        “典军大人,巢县方向传来火讯,情况不明!”

        “火讯?”

        乍耳一听,戴良不明,可转念一想,他背声冷汗:“不好,定然是该死的中都兵回杀来了!”

        旋即,戴良整备劳途一夜的轻骑,另派人向历阳城发号,请贺齐将军派兵来援。同时,戴良也向巢县方向派出斥候,探测情况,可一个时辰不过,戴良与张祁的斥候相见,直接发生一阵简短的冲杀,对此,戴良坐不住了。

        “立刻疏散居巢镇的所有百姓,但青壮者务必留下,协助我部抵抗中都兵!”

        一令下令,戴良集聚两千青壮,小校前来复命,戴良道:“尔等传令下去,死战,不降,敢私自脱逃投降者,杀无赦!”

        时至正午,张祁率部冲至居巢镇下,望着镇城门低矮的墙头,张祁放声大笑:“蒋济,此能叫城么?不过就是一处小小的军屯堡,你敢不敢与某打个赌!”

        蒋济应声:“小公爷要赌什么?”

        “一个时辰内,我拿下此镇!”

        “哈哈哈!”蒋济笑道:“小公爷,若是属下献计一二,别说一个时辰,半个时辰都能拿下!”

        张祁听此,连声不断:“那还不快快说来!”

        蒋济遵命奉令,细细说了几句,张祁立刻下令进攻,纵然戴良手下兵勇四千余,但轻骑困守,乃是弊端,唯有出镇野战,可仅仅靠着青壮勇汉把守,戴良又不放心,无奈张祁兵势迅猛,稍加思索,戴良率部出镇野战,但戴良没有想到,自己的轻骑刚刚出镇,就被张祁的强势冲击给缠住,一时脱不开身,至于蒋济,亲领一校兵甲绕至东门,做势强攻,那城中校尉还以为中都兵改变强攻方向,立刻转换防守,可他们前脚走,后脚西门被蒋济留下的五百甲士破门,如此居巢镇拿下,而这刚刚用了蒋济所言的半个时辰。

        那戴良与张祁拼战,几合冲杀下来,竟然不占丝毫便宜,这让戴良心有余悸,不过戴良也应该明白,北人生性彪悍,最好野战拼搏,张祁也是悍将的主,戴良与他硬碰硬,自然不是对手。

        当戴良冲杀张祁不得,居巢镇又失守,可戴良又死战不退,最终所部两千兵士全部战死,仅留十余活口,只不过张祁也不是什么善主,对于这些败兵小校们,张祁很大方的送他们见了阎王,仅仅留下一个燕兵,明其赶回历阳城,向燕军将领示威。